中國水產頻道,網聚全球水產華人!

中國水產頻道 | 網聚全球水產華人

 找回密碼
 注冊

國家現代農業產業技術體系 | 淡水鱸產業發展報告

2020-12-22 11:10| 發布者: 御城雪| 查看: 45311| 評論: 0|來自: 農業農村部漁業漁政管理局

摘要: 中國水產頻道綜合報道,我國養殖的淡水鱸主要有大口黑鱸Micropterus salmoides、寶石鱸Scortum barcoo、梭鱸Lucioperea lucioperca與河鱸Perca fluviatilis等,它們均為鱸形目魚類,目前以大口黑鱸的養殖區域最多、養 ...
  中國水產頻道綜合報道,

  淡水鱸產業發展報告

  引言

  我國養殖的淡水鱸主要有大口黑鱸Micropterus salmoides、寶石鱸Scortum barcoo、梭鱸Lucioperea lucioperca與河鱸Perca fluviatilis等,它們均為鱸形目魚類,目前以大口黑鱸的養殖區域最多、養殖規模最大。大口黑鱸俗稱加州鱸,隸屬鱸形目、鱸亞目、太陽魚科、黑鱸屬,自然分布于北美洲美國中部、東部至墨西哥北部的淡水流域,是北美最重要的游釣魚類之一。大口黑鱸為廣溫性魚類,具有生長快、易起捕、肉質鮮美及無肌間刺等優點而深受養殖者和消費者歡迎。上世紀七十年代末我國臺灣地區從國外引進大口黑鱸,1983年人工繁殖獲成功,并引入廣東省,在廣東順德首先開始養殖。產業發展早期,養殖是通過人工將冰鮮魚切成小塊或采用肉漿投喂,隨著機械化程度的普及降低了投喂難度,加上鱸魚市場價格較高,逐漸吸引更多養殖戶加入。近幾年由于大口黑鱸人工配合飼料的突破與推廣應用、冷鏈運輸技術的成熟和消費市場的拓展,大口黑鱸養殖區域與養殖規模迅速擴大,主產區從沿海省市擴展到內陸多個省市。2018年全國淡水鱸養殖產量達到43.21萬噸,預計2019年達50萬噸。廣東省是我國淡水鱸養殖第一大省,養殖面積約10萬畝,年養殖產量超過25萬噸,占全國總產的60%左右。江蘇省與浙江省近年淡水鱸的養殖發展很快,兩省2018年的產量合計約9萬噸,占全國總產的21%。產量超過萬噸的省份還有江西、四川、湖北、福建與河南省。淡水鱸成為近幾年我國淡水養殖魚類中發展最快、市場價格相對較高且較穩定、養殖經濟效益較好的品種。

  一、產業發展現狀

  (一)苗種

  01、規模布局

  隨著我國大口黑鱸養殖規模的持續擴大,對苗種的需求量也在增加。全國每年大口黑鱸苗種的需求量約500億尾。大口黑鱸苗種生產主要集中在廣東、浙江、江蘇、四川和湖北省與重慶市等地。

  廣東省是大口黑鱸最大的苗種生產地,除滿足當地養殖需求外還銷往全國各地,產苗量約占全國的60%以上。廣東省苗種生產地分布在佛山市、江門市、廣州市、惠州市與肇慶市等地,其中佛山是最主要的產地,其產量約占廣東總苗量的60%。廣東年產水花規模達5億尾以上的苗企不少于20家。2017年以來建設了一批工廠化育苗車間。

  江蘇與浙江省等地近年來也開展大口黑鱸苗種培育。江蘇省大口黑鱸苗種繁育區域主要在蘇州市的吳江區、相城區和吳中區。2019年持證苗場8家,生產苗種16億尾左右。浙江省大口黑鱸苗種培育則主要集中在湖州市、嘉興市與杭州余杭區,多采用土塘進行魚苗標粗。2018年以來浙江省部分企業開始探索工廠化循環水標苗技術,包括工廠化循環水系統培育早苗和全季節培苗等技術。

  總體上大口黑鱸苗種場的數量多、規模小,且多數苗場以生產標粗苗為主。大口黑鱸的繁育多采用土塘產卵、孵化與培育的方式;江蘇與浙江等多采用年底(12月)親本進入加蓋暖棚的土池里加強培育的生產方式,次年3月20日左右出苗。但由于池塘育苗易受氣溫及水體中天然餌料豐度變化的影響,培苗成功率較低(10~20%)。近年廣東、浙江、江蘇、四川與廣西等地采用的工廠化循環水育苗方式,較好地解決了氧氣供應與水質處理問題,投喂方便、可控性強,因此可有效提高苗種的成活率(40~50%)。同時四川、江蘇與浙江等地的反季節育苗技術也已成功,通過溫度與營養調控實現全季節繁殖和苗種培育,可部分地滿足周年養殖的需求。此外北方采用早春苗并通過配套保溫大棚進行早春魚苗的養殖,以縮短養殖上市的時間。

  02、產業效益

  全國年產大口黑鱸水花300多億尾,產值超1.7億元;標粗苗近30億尾,產值超17億元。廣東2017~2019年年產大口黑鱸水花250~300億尾,產值1.25~1.5億元;年產標粗苗17.5~20億尾,產值14~16億元。江蘇近三年水花產量18~22億尾,產值810萬~1200萬元;年產標粗苗6000~7000萬尾,產值3000~3500萬元。浙江省近三年水花產量7~9.5億尾,產值700~900萬元;年產標粗苗1~1.42億尾,產值8550萬元。

  (二)養殖

  01、規模布局

  目前我國淡水鱸養殖總產量為40多萬噸(圖1),主產區包括廣東、浙江、江蘇、江西和四川等省,五省份淡水鱸養殖產量約占全國淡水鱸養殖產量的90%。廣東是我國淡水鱸養殖最早、養殖面積最大、產量最高的省份(表1),淡水鱸養殖產量約為全國淡水鱸養殖產量的60%,養殖面積大概有10萬多畝,集中分布在順德、南海、三水、高明、中山、江門等地,畝產可達3噸左右;浙江省淡水鱸養殖主要集中分布在湖州地區,養殖面積4萬多畝;江蘇省淡水鱸養殖主要集中在南京和蘇州等地區,養殖面積3萬多畝;江西省淡水鱸養殖面積2萬多畝;四川省淡水鱸養殖主要分布在成都、綿陽、德陽和攀枝花等地區,養殖面積1萬多畝。

  圖1.2004~2018年我國鱸養殖產量


  2018年全國淡水鱸養殖總產量為43.21萬噸,比上年減少5.43%,淡水鱸養殖總產量占全國淡水養殖魚類總產量的1.70%,比上年增加了0.13%。全國有26個省區市養殖生產淡水鱸,主產區是廣東、浙江、江蘇、江西和四川等省,淡水鱸養殖產量分別為25.84、5.10、3.97、1.74、1.56萬噸,各占全國淡水鱸養殖總產量的59.81%、11.79%、9.19%、4.04%、3.61%。

  02、產業效益

  (1)經濟效益分析

  淡水鱸以池塘養殖為主,苗種主要來源于廣東地區,水花價格約70~80元/萬尾。成魚主產區包括廣東省、江蘇省、浙江省和安徽省等地,廣東地區每年3月下旬開始放養,江蘇、浙江等地區4、5月份開始放養,平均放養密度3000~5000尾/畝(苗種規格6~7cm/尾,價格約1.0元/尾),養殖周期12~15個月,收獲規格400克/尾以上,平均產量1500~2500kg/畝。根據鱸主產區養殖戶跟蹤和實地調研數據,本報告對鱸池塘成魚養殖經濟效益進行成本收益分析。

  1)成本分析

  飼料費、苗種費、塘租費和人工費是生產成本的重要組成部分,分別占總成本67.35%、2.04%、5.61%和6.12%,水電費、漁藥費、捕撈費、折舊費和其他費用分別占總成本的4.59%、4.08%、1.53%、4.08%和4.59%。飼料費占生產成本的比重最大,近兩年淡水鱸配合飼料價格持續下降,2019年飼料價格約9800元/t,餌料系數1.2~1.5,每公斤鱸飼料成本約11.7~14.7元,加上塘租、水電、人工、漁藥等項,成本19~21元。

  2)效益分析

  淡水鱸商品魚價格波動有一定規律性,每年6~9月溫度高,存塘魚量少,價格較高,平均塘口價約46~56元/kg,1~3月和11~12月是價格相對較低時期,平均塘口價約30~40元/kg。廣東地區養殖密度高,平均產量2000~2500kg/畝,其它地區平均產量1000~1500kg/畝,平均售價36元/kg。廣東地區單位面積成本19600~29400元/畝,單位面積凈利潤16400~24600元/畝;其它地區單位面積成本39200~49000元/畝,單位面積凈利潤32800~41000元/畝,養殖成本利潤率83.67%。

  (2)生態效益

  淡水鱸人工繁育、飼料馴化等關鍵技術在生產應用等方面取得了多項重大突破。規模化育苗技術的突破,滿足了市場需求,品種改良和新品種研發為鱸魚苗來源及產業發展提供了保障。配合飼料替代冰鮮飼料的養殖方式,減少了對海洋漁業資源的消耗,并有效降低了養殖尾水污染,生態效益顯著。

  (3)社會效益

  淡水鱸已成為我國淡水重要的經濟魚類,其肉質鮮美、無肌間刺,頗受消費者的歡迎。農業部在2004年發布相關行業標準中將鱸列為無公害食品。在對鱸的多不飽和脂肪酸成分進行分析之后,英國衛生部門也將鱸列入了無公害食品,成為居民膳食結構中優質蛋白來源。

  在豐富消費者菜籃子、滿足消費者對優質蛋白需求的同時,鱸產業在提高農民收入、解決農民就業等問題也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2018年我國鱸產量達43.21萬噸,占全國淡水養殖魚類總產量的1.70%,養殖區域覆蓋26個省(直轄市、自治區),產值超100億元,輻射帶動流通、加工、動保、飼料等生產環節,對解決農戶就業,提高合作農戶收入,促進人民增收致富做出重要貢獻。

  (三)病害

  近年我國大口黑鱸養殖過程中常見的疾病病原主要包括病毒、細菌和寄生蟲。

  01、病毒性疾病

  大口黑鱸病毒性病害主要包括病毒性潰瘍病、脾腎壞死病和彈狀病毒病等。病毒性潰瘍病主要由蛙病毒屬的虹彩病毒感染引起,發病水溫在25~30℃,主要危害成魚,發病病程較長,一般不會發生暴發性死亡。脾腎壞死病由腫大病毒屬的虹彩病毒引起,水溫28~30℃時最易流行,主要危害成魚,感染發病時常呈暴發性死亡。彈狀病毒病由彈狀病毒感染引起,水溫在25~28℃時最易發病,特別是在水溫突然升高或降低時,容易導致疾病發生,該病主要危害魚苗,傳播速度快、死亡率高。大口黑鱸的病毒病基本與鱖的病毒病相似,目前尚未有有效的治療方法,但可以借鑒鱖養殖中病毒病的防控措施和對策。

  02、細菌性病害

  大口黑鱸細菌性病害主要包括柱狀黃桿菌病、氣單胞菌病、諾卡氏菌病等。柱狀黃桿菌病由柱狀黃桿菌感染引起,發病水溫25~28℃,可對魚種和成魚都有危害,高密度或網箱養殖的大口黑鱸更易發病,4~5月為疾病高發期,死亡率可達60%。腸炎出血病由氣單胞菌感染引起,發病水溫在30℃左右,養殖的各個階段都可感染發病,主要與攝食不潔餌料有關,一旦感染發病可導致暴發性死亡,死亡率較高。諾卡氏菌病由鰤諾卡氏菌感染引起,發病水溫25~28℃,主要危害成魚,諾卡氏菌病為慢性疾病,潛伏期長,不易被發現,因而其發病率和死亡率都較高,且嚴重影響成魚的商品價值。除諾卡氏菌病外,其他細菌性病害均可采用外消內服的方法對病害加以控制;此外要加強寄生蟲病害防控,減少細菌繼發感染。

  03、寄生蟲病害

  大口黑鱸寄生蟲病害種類主要包括車輪蟲、斜管蟲、指環蟲、累枝蟲、錨頭鳋等。車輪蟲、斜管蟲、指環蟲等對苗種危害較大,可造成鰓絲損傷,引起苗種大量死亡。累枝蟲、錨頭鳋等主要危害成魚,其附著于宿主體表、鰓和口腔等處,嚴重寄生時可導致死亡。寄生蟲病害的防控除了確診病原、對癥用藥外,還要做好養殖池塘的水質調控。

  (四)飼料

  隨著大口黑鱸飼料配制技術的進步以及環保意識的增強,配合飼料在大口黑鱸養殖中的應用比例在近3年有了大幅度提高,冰鮮魚飼料的使用相應減少。配合飼料的產銷量從2015年的3~4萬噸增長至2019年的25萬噸左右,產值接近30億元。2019年配合飼料的用量達到了市場可容量的55~60%,預計今后仍呈現穩步上升的趨勢。

  目前,全國涉及大口黑鱸專用配合飼料生產的廠家約有30多家,主要分布于大口黑鱸的主產區,即珠三角和長三角地區。其中,產自于珠三角地區的大口黑鱸配合飼料數量約有18萬噸,約占全國產量的72%;產自于長三角地區的數量約有5萬噸,約占全國產量的20%;其它地區的產量約有2萬噸,約占全國產量的8%。按企業(或集團)排名,大口黑鱸專用配合飼料年產銷量超過4萬噸的企業,只有1~2家;年產銷量超過2萬噸的企業,約有4~5家;而大多數企業的年產銷量在0.5萬噸左右。

  (五)流通與加工

  目前淡水鱸流通企業約有120余家,主要集中在珠三角地區。2017年廣東省淡水鱸產量29.66萬噸,占全國總產量的64.91%,流通比例達90%以上。以流通90%比例計算,2017年廣東淡水鱸交易量26.69萬噸,交易額約80億元。2018年廣東省淡水鱸產量25.84萬噸,占全國總量的59.81%,交易量23.25萬噸,交易額約70億元。預計2019年廣東淡水鱸交易量可達25萬噸,交易額約75億元。

  2017年湖北省淡水鱸產量0.99萬噸,占全國總產量的2.17%,水產流通公司約20家,以流通量占總產量90%的比例來計算,2017年湖北淡水鱸交易量為0.89萬噸,交易額2.7億元。2018年湖北省淡水鱸產量1.23萬噸,占全國總產量的2.85%,交易量約1.1萬噸,交易額約3.3億元。預計2019年湖北淡水鱸交易量約1.5萬噸,交易額約4.5億元。

  2017年湖南省淡水鱸產量0.36萬噸,占全國總產量的0.79%,水產流通公司10余家,以流通量占總產量90%的比例來計算,2017年湖南淡水鱸交易量約0.32萬噸,交易額約0.95億元。2018年湖南省淡水鱸魚產量0.37萬噸,占全國總產量的0.87%,交易量約0.33萬噸,交易額約1億元。預計2019年湖南淡水鱸交易量0.5萬噸,交易額約1.5億元。

  (六)市場消費

  01、市場及價格變動

  (1)價格變化趨勢

  2017年至2019年我國淡水鱸年平均塘口價分別為30.52、27.23和29.49元/kg,全年塘口價變化具有明顯的季節性,每年的1~4月份,價格保持相對穩定,5~9月價格逐漸上升至全年最高價,10月后,由于年底收獲集中上市,價格開始下跌至年初。2017~2019年我國淡水鱸月塘口價變化情況見圖2。

  圖2.2017~2019年淡水鱸月塘口價

  (2)市場特點

  產品認可度高,市場供應量逐年上升。由于居民消費理念的變化,人們更加講求食品的豐富化和高品質,人們的消費習慣在變化。鱸上市規格一般在0.5kg左右,沒有肌間刺且易加工,適合于目前的大眾家庭需求,未來鱸的市場容量會越來越大,很有發展潛力。

  市場供應量受限于商品魚生產,價格變化具有明顯的季節性。2019年,絕大多數主產區大口黑鱸消費量和價格持續增長,商品魚價格在6~9月以及春節、“五一”、“十一”等節假日較高,6~9月鱸存塘量相對較少,節假日商品鱸魚市場需求高,因而價格較高。2019年5月到8月,鱸塘頭價一路猛漲,到8月中旬最高位達46元/kg,8月下旬受新魚上市沖擊,均價回落至40元/kg,9月開始受市場大規格魚緊缺影響,又逐漸回漲至約44元/kg,同比價格上漲30%左右,10月以后受大量上市影響,價格持續下降,但是和去年同期相比,漲幅為15%左右。2019年,江浙市場上的大口黑鱸銷量提高了20%以上,鱸市場供不應求特點較為明顯。

  02、消費意愿及結構分析

  (1)不同地區消費者對鱸的消費偏好分析

  鱸接受度。調研樣本中沒聽過說鱸的消費者較少,占總體的3.84%;聽說過,但沒購買過的占總量的25.49%;購買過的消費者占70.67%。沒聽說過鱸的消費者中,西藏、新疆、青海的消費者占當地樣本總量的比例最高,分別為19.23%、9.38%、9.09%;聽說過,但沒有購買過的消費者中,新疆、西藏、云南的消費者占當地樣本總量的比例最高,分別為53.13%、50.00%、44.76%;聽說過,且購買過的消費者中,上海、北京、福建的消費者占當地樣本總量的比例最高,分別為87.18%、81.73%、79.81%。大部分消費者購買過鱸產品,東部地區消費者對鱸的接受程度更高(如上海、北京、福建),西部地區的消費者對鱸的接受程度最低(如西藏、新疆、青海)。

  產品購買形式。主要購買的產品形式中,鮮活產品占77.74%,冰鮮產品占12.81%,冷凍產品占6.67%,半成品占1.64%,即食產品占1.14%,可以看到,鱸產品的主要消費形式仍然是以鮮活產品為主。以鮮活產品為主要消費形式的消費者比例超過60%的省(市、區)包括上海、江西、浙江、河南、江蘇、廣東、福建、陜西、山西等地;冰鮮鱸是僅次于鮮活鱸的第二大消費形式,以冰鮮鱸為主要消費形式的各地消費者比例在2%~20%,其中在10%以上的省(市、區)包括天津、遼寧、山東、河北、北京、福建、吉林、黑龍江、青海、寧夏、內蒙、山西等地。

  產品購買量。鱸并不是消費者水產品消費的主要品種,消費量占水產品購買總量的比例基本在30%以下。東部消費者鱸消費量占水產品消費總量的比例主要集中在10~20%,中部主要集中在10~30%,西部主要集中在5~20%。

  產品價格評價。認為鱸價格一般的消費者占57.73%,較高的占31.31%,較低的占8.18%,很高的占2.11%,很低的占0.67%。東中西部消費者對鱸價格的評價較為一致,認為其一般或較高。

  (2)不同消費群體對鱸的消費偏好分析

  產品購買形式。鮮活鱸是最為常見的鱸消費形式。年輕人(20歲及以下)對鮮活鱸的需求程度最低,他們的消費形式更為多樣化,31~40歲的消費者最為偏好鮮活鱸,這與他們已有的固定消費習慣有關。20歲及以下以鮮活鱸為主要消費形式的消費者占該年齡段消費者的43.96%,21~30歲占54.77%、31~40歲占60.73%、41~50歲占58.73%、51歲及以上占48.80%。高收入消費群體對鮮活水產品更為偏好。家庭月收入在5000元及以下以鮮活鱸為主要消費形式的消費者占該收入層次消費者的43.35%,5001~10000元占53.82%,10001~15000元占57.55%,15001~20000元占63.71%,20001~30000元占67.01%,30001元以上占63.74%。

  產品購買量。不同年齡層消費者鱸購買量的差異不大。年齡在20歲及以下的消費者購買鱸的量占水產品總量的比例主要集中在10~20%和5%以下,21~30歲的消費者在5%~20%,31~40歲的消費者在5%~20%,41~50歲的消費者在5%~20%,51歲及以上的消費者在5%~20%。收入水平越低的消費者,鱸購買量占水產品購買總量的比例越低。月收入在5000元及以下的消費者購買鱸的量占水產品總量的比例主要集中在≤10%,5000元以上的消費者購買鱸的量占水產品總量的比例主要集中在5~20%。

  產品價格評價。年齡較大的消費者支付能力較低,對水產品的價格更為敏感。大部分年齡在20歲及以下、21~30歲、31~40歲、41~50歲的消費者認為鱸價格一般(38.05%、41.69%、41.38%、40.57%),大部分年齡在51歲及以上的消費者認為鱸價格較高(36.80%)和5%~10%(19.20%)。收入水平在很大程度上影響了消費者對水平品價格的認知。不同收入水平的消費者對鱸價格的評價均為一般或較高,收入水平越低,對其價格評價較高的比例更高。

  二、技術研發進展

  (一)年度技術進展

  01、大口黑鱸優良品種的培育與養殖推廣

  中國水產科學研究院珠江水產研究所經過五代選育于2011年獲得第一個大口黑鱸新品種“優鱸1號”,其生長速度快、畸形率低,在全國各地推廣養殖,推廣面積占全國大口黑鱸養殖量的50%。針對大口黑鱸在配合飼料的養殖應用中出現的生長慢、魚苗轉食馴化效率低的問題,通過群體選育培育出易攝食配合飼料且生長快的大口黑鱸“優鱸3號”,2019年通過水產良種新品種審定,有望通過新品種的推廣進一步促進配合飼料在我國大口黑鱸養殖中的應用,減少冰鮮魚的使用,節約漁業資源、保護養殖水環境。

  此外,近年特色淡水魚產業體系開展大口黑鱸優良品種的選育工作。淡水鱸種質資源與品種改良崗位、工程化養殖崗位與合肥綜合試驗站與安徽企業聯合開展選育種攻關,利用2016年從美國引進的大口黑鱸原種進行大口黑鱸“皖鱸1號”的培育。引進種群的遺傳多樣性顯著高于國內現有養殖群體,目前已完成了連續三代的選育,生長速度與抗病性能都明顯優于當地養殖群體;在廣東,通過從多個養殖群體中挑選基礎群體、經過連續三代群體選育培育的大口黑鱸“加得豐”品系,也顯示出明顯的生長優勢、個體均勻度高,深受養殖者的歡迎。大口黑鱸優良品種的培育可為我國迅速擴大的大口黑鱸成魚養殖業提供更多的優質苗種。

  02、高效配合飼料配制技術的研發進展

  近幾年來,有關科研工作者,特別是國家特色淡水魚產業體系淡水鱸營養與飼料崗位團隊,不斷完善大口黑鱸營養需求數據庫,基本實現了大口黑鱸營養調控的科學化和精準化。在主要營養成分需求、飼料配方改進以及加工技術等方面取得較好的進展。

  在糖利用方面,由于大口黑鱸對飼料中可消化糖的有效利用能力低,過量攝食可消化糖可產生一系列的危害,因此嚴格控制可消化糖的攝食量是研制大口黑鱸高效飼料的前提。研究發現,大口黑鱸飼料中適宜的可消化碳水化合物水平應低于10%,遠低于國際同行的推薦值(小于19%)。飼料中過多的糖會造成其肝糖原的過量累積,進而導致肝細胞細胞核的偏移,出現空泡化,造成肝臟損傷。血糖水平的升高可一定程度刺激胰島素的分泌及基因的表達,但胰島素通路的激活卻不能有效地抑制糖異生途徑,這是造成其對糖耐受能力低的一個重要因素。同時研究了大口黑鱸等對飼料中蛋白質、脂肪、蛋氨酸、精氨酸、維生素E和維生素A等其他重要營養素的需求量,為大口黑鱸高性能飼料的配方制定提供了較為全面的理論依據。同時基于大口黑鱸的營養需求與代謝特性,通過對飼料的蛋白源、脂肪源、淀粉源以及功能性添加劑的篩選或改良,研制出系列化的經濟實用飼料配方;研究出與大口黑鱸飼料配方和攝食特性相適應的加工工藝和關鍵裝備,解決了低淀粉飼料加工的關鍵技術。

  上述技術的進展對于提升我國大口黑鱸高效專用配合飼料的產業進步起到了極大的引領與推動作用。特別值得一提的是,一些大口黑鱸專用配合飼料產品經生產使用證明效果很好(飼料系數小于0.9),能完全取代冰鮮魚飼料,魚病發生少等優點。這將推動我國大口黑鱸養殖模式的轉變,有助于促進產業的綠色、高效與可持續發展。

  (二)主要推薦模式

  01、“二早一低一高”養殖模式

  針對珠三角地區在養殖生產中存在的片面追求產量、產品過于集中上市和魚價低的問題,國家特色淡水魚產業技術體系通過實地調查,提出“二早一低一高”的創新養殖模式(即:早放苗,早上市,低密度和高效益)。早放苗:年前的12月份或當年的1月份放養水花于溫棚中培育魚苗,于2月底或3月初將魚苗拉網并計數,過塘至外塘進行成魚養殖。早上市:將成品魚上市的時間設定于8至9月份,這時節的成品魚青黃不接,銷售價格處于當年的較高位,比低位時的價格要高出1倍左右。低密度:放養規格苗(10~15克/尾)4500~5000尾/畝,僅為該地區通常放養密度的50%;若密度過高,則生長速度變慢,影響到早上市的預期。高效益:該模式經過了3年,并累計有6千多畝的生產實踐證明,純收益率平均可達3萬元/畝。實施這種模式的前提(配套設施)為搭建塑料保溫棚,用于早期的魚種培育,保溫棚的面積為成魚養殖面積的八分之一左右。

  02、反季節繁育與“996”養殖模式

  江浙等北方地區的大口黑鱸種苗生產受氣候所限,當地的苗種培育一般開始于當年的4月份,遠晚于珠三角地區,因而當年投苗的成品魚上市率較低,一般只有40%左右,且魚價也較低。余下的存塘魚必須經過越冬,下一年繼續養殖至6~7月份才完全能達到成品魚規格。這些所謂的“老口魚”經歷了越冬和次年的春季繁殖所產生的損耗高達40%左右。因此,當年新魚的出魚率低,魚價又低,以及次年老口魚的高損耗是江浙及北方地區大口黑鱸產業的一大劣勢。在此背景下,國家特色淡水魚產業體系聯合有關大口黑鱸的苗種企業經過3年的探索,通過對環境因子與關鍵營養素的調控,取得了大口黑鱸秋季繁殖的生產技術突破,為北方地區推廣“996”養殖模式(即:9月份放苗,經9個月的養殖,次年6月份成品魚上市)的應用解決種苗的瓶頸。這一模式的優點體現在:(1)魚種越冬的損耗相對較小,不超過20%;(2)錯峰上市,商品魚的售價較高;(3)效益高,相較春季放苗的生產方式平均高出50%左右。實施此模式的前提條件是秋苗的供應,同時秋苗的價格比春苗的價格高50%左右。但這種模式正受到了養殖生產者的青睞,預計將在江浙及其它北方地區將得到大規模的推廣。

  03、大口黑鱸與河蟹套養技術

  該養殖模式通過降低單品種放養密度,并利用蟹鱸不同的棲息與攝食特性,構建“物質-能量”生態循環,降低環境脅迫,從而在降低養殖風險的同時提高養殖產品品質、產值與經濟效益。

  技術重點:根據池塘水深、增氧條件、水源條件與水草條件等進行合理搭配。搭配原則是:河蟹密度較高,則大口黑鱸適當降低放養密度,反之亦然。放養密度河蟹為400~600只/畝,大口黑鱸800~1200尾/畝。重點抓好如下幾項工作:(1)大口黑鱸的反季節(早繁苗)育苗,確保3~4月份水溫適合放養時,魚苗可達到放養規格;(2)放養在以投喂點為中心的臨時性網圍內,并定點定時投喂,讓魚苗形成定點攝食習慣(大塘內繼續馴食);(3)前期水草養護按照河蟹單養管理,后期在池塘中間只種植苦草(面條草),保持水面上層水能自由流通,水草覆蓋面積30~50%,并理出水路、進行打頭,防止長出水面,養殖過程前期適當投放螺螄,促進糞便轉化和水質凈化能力,并為河蟹提供天然餌料。

  近幾年蟹鱸混養模式在江蘇高淳、宜興、泗陽等地進行示范推廣,面積達4000畝,畝均效益達5000元左右,獲得較好的養殖效益。

  (三)發展趨勢分析

  01、優質苗種需求量巨大

  我國大口黑鱸消費市場潛力極大,更由于配合飼料的突破與應用,使近三年我國大口黑鱸的養殖區域與養殖規模持續擴大,各地對優質苗種的需求量也在增加。多個主養區開始在當地進行苗種培育,為當地提供苗種。由于池塘育苗受氣候條件與餌料生物的影響大,因此工廠化育苗及反季節育苗吸引了極多苗種生產者進行嘗試,工廠化育苗及反季節育苗技術有所突破,促使苗種的規模化生產。另一方面,種質資源與品種改良受到重視,多地開展大口黑鱸優良品種的培育,通過引進原種、臺灣產的苗種以及對當地養殖群體的選育可促進我國大口黑鱸養殖業的健康持續發展。

  02、配合飼料技術有所突破,可滿足全程養殖需求,價格有所下調

  大口黑鱸配合飼料突破早期未能滿足中后期生長需求、魚養不大的問題,更多的產家產品可滿足大口黑鱸全程養殖的營養需求。雖然配合飼料原料價格上漲,但由于飼料研發技術的提高及市場競爭的原因,大口黑鱸配合飼料的價格可能會逐年下調。飼料品質與適口性、滿足生長與代謝需求、飼料轉化率等方面仍有提升空間。

  03、健康生態養殖受到重視

  大口黑鱸魚苗培育早期及馴食轉食階段病害問題較嚴重,寄生蟲、細菌與病毒均有發現,尤其是病毒性病原導致的病害,可導致整批苗種死亡;池塘養成期主要是早春回暖期和夏季高溫期大口黑鱸的爛身情況較嚴重,影響產品上市價格。動保行業推出多種的調水、改底等物理化學類產品以及益生菌類產品,同時養殖者對健康生態養殖的認知也有所提高,注重養殖過程的科學管理,對大口黑鱸的健康養殖以及產品質量安全具有重要意義。

  三、問題及建議

  (一)存在問題

  01、苗種難以滿足養殖生產需求

  由于國內現有大口黑鱸養殖群體多經過多年的繁育,近親繁殖較為嚴重,遺傳多樣性較低,親魚種質質量有所下降。同時各育苗場的育苗技術參差不齊,導致總體上育苗成活率普遍較低,優質苗種緊缺,優質苗種的規模化生產供應成為大口黑鱸養殖業健康持續發展的首要問題。

  02、養殖過程病害多發

  由于普遍采用高密度養殖模式,加大了水質管理與調控難度,導致各種寄生蟲、細菌及病毒性病害問題高發,既影響養殖經濟效益也易誘發產品質量安全問題。目前大部分水產動保產品和益生菌類產品還缺乏規范管理,如何實現健康養殖,保證養殖經濟效益與產品質量安全,同時減少養殖尾水的排放,是急需探索與解決的問題。

  03、配合飼料產品質量良莠不齊、使用率仍較低

  在大口黑鱸高效專用配合配合飼料推廣取得成功的背景下,有些不具備核心技術的飼料生產商也乘勢宣傳造勢,以劣質低價產品打入市場,劣質配合飼料使養殖戶蒙受損失。這種惡性競爭的混亂局面大有愈演愈烈的態勢,將給大口黑鱸優質高效專用配合飼料的進一步推廣應用產生干擾。另一方面,盡管近年來配合飼料產銷量大幅度增加,但大口黑鱸養殖過程中冰鮮魚飼料的使用比例,按養殖產量計算仍占40%以上,全程單獨使用配合飼料的養殖面積尚不足總養殖面積的30%。冰鮮魚的使用所引發的養殖水環境污染、魚病頻發和用藥量增多等弊病仍突出。

  04、流通環節整體機械化自動化水平不高

  大口黑鱸流通各生產環節仍較為落后,捕魚環節使用人工拉網,裝卸環節以人工搬運為主,在運輸、暫養環節的溫控和凈水方面仍采用人工換水與加冰。大口黑鱸的流通過程至少使用3項技術,即充氧技術、溫控技術和凈水技術,其中一項技術的標準水平較低或應用效果較差,其它技術以及綜合技術的整體實現都會受到影響。以中長途運輸環節為例,主要采用有水保活運輸技術,過程中販運商、運輸者等多借助增氧機或液氧罐為活魚供氧,其上配有氧氣輸送管道、調節閥門和可視量表,可根據氣溫、密度等精確調控氧氣,避免途中因缺氧而出現魚死亡;但在溫控和凈水方面,仍采用傳統的人工換水與加冰方式,不僅過程中沒有可遵循的換水、加冰等標準操作流程與方法,也難以對水溫、水質進行準確測量與控制,進而即使上所述采用的充氧技術符合標準,也可能因溫控、水質的不適或變化而導致大量死魚。

  05、缺乏技術規范和統一的運輸標準流程

  大口黑鱸運輸的各項指標和方法規定不明確,沒有統一的技術規范和流程,運輸水平和運輸后大口黑鱸的質量參差不齊。

  (二)建議

  01、重視種質資源管理與優化

  需盡快建立大口黑鱸原種種質庫,優化大口黑鱸種質質量;加大對大口黑鱸選育種研究的資助力度、加快良種培育,特別是生長與抗病性狀的選育;加強大口黑鱸良種場、良種繁育場的規劃、建設與支持力度,以及政府的管理力度;建立區域性產業苗種支撐體系,做好親本質量控制、保存及規模繁育等規劃,對苗種的流通進行監管,降低病原的傳播。

  02、加大健康生態養殖理念的宣傳教育與組織

  大口黑鱸養殖密度較高,特別是廣東地區由于高塘租,通常放養密度高達5000~12000尾/畝。雖然通過加大池塘的水深可有效加大養殖水體,但對增氧機的功率與性能要求更大。因此應加大健康養殖與綠色發展的理念宣傳教育及科學養殖技術的推廣,推廣生態健康養殖方式,采用合適的養殖模式與精細管理減少病害,并考慮適時實行放養密度限制,以減少病害的發生及藥物使用,保證產品質量安全;要研發創新型養殖模式,改善養殖環境、有效防控魚病,并避免產品的集中上市,使養殖的社會與經濟效益得以大幅提升;推廣專業合作社,或“公司+基地+農戶”的高效管理模式,使養殖戶不僅擁有技術和信息,而且能將養殖技術標準化和規模化,提高養殖效益,也容易形成產銷一體化產業,促進產品流通。

  03、開展生態養殖技術的應用推廣

  通過發展池塘循環流水養殖、魚菜共生、輪捕輪放、生態濕地、生物絮團及復合養殖系統等生態健康養殖方式,減少養殖對環境的影響。一方面通過政府對新技術開發和研究給予資金支持,對采用健康生態養殖的養殖戶給予政策傾斜,鼓勵使用健康生態養殖技術。另一方面不斷開展生態健康生態養殖的宣傳和培訓,使養殖戶及時了解和掌握最新的生態養殖方式,轉變觀念,改變落后的生產模式。

  04、加強對病害的監測防治

  病害問題是影響大口黑鱸產業健康發展的重要因素之一,因此要加強對各種病害的監測力度,開發出快速鑒定病原的技術方法,引導養殖戶對癥下藥,不濫用藥,將防重于治的觀念灌輸到養殖戶的日常養殖工作中。

  05、強化人工配合飼料的推廣應用

  加強對大口黑鱸營養需求與代謝等基礎性研究,解決飼料適口性、提高轉化率、滿足生長與代謝需求;規范配合飼料的質量標準、加強質量監管,加強地方漁業主管部門對飼料企業的管理,保證飼料品質與養殖者利益,確保水產品質量安全;相關政府部門應盡快出臺相關政策法規,以規范配合飼料市場的有序競爭,鼓勵大口黑鱸養殖業采用優質高效的配合飼料產品,同時限制或禁止冰鮮魚的使用;進一步加大對大口黑鱸營養與飼料研究的資助力度,完善相關數據庫及相關飼料加工工藝,同時加大研究成果的推廣應用力度,為飼料企業提供更多的技術支撐。

  06、做好準備應對市場風險

  由于大口黑鱸養殖以散戶為主,抗風險能力低,市場魚價的波動對養殖效益的影響極大,應根據當地市場行情調整養殖規模與品種結構;加快大口黑鱸加工產品的研發,促進產品的多元化,提高產品附加值,擴大市場需求;養殖過程應注意休藥期。加強商品活魚運輸過程的監管防范質量安全風險。

  07、加強行業組織管理與引導

  加強省級和地方水產行業協會的建設,使協會真正起到引導生產、技術支持作用,促進行業協會的標準化管理,加強行業內的自律行為,避免無序競爭,提高協會的凝聚力;搞好水產品信息服務體系建設,強化淡水鱸產業信息服務體系建設,提供及時可靠的成魚和魚苗銷售市場動態信息;加強漁業合作社建設,引導養殖與市場;提高水產品質量,引導養殖戶打造自主品牌;幫助養殖戶組建專業合作社,以解決養殖分散、專業水平低、消息閉塞的問題,提高產品質量,提高養殖效益。

  (三)新冠肺炎疫情對淡水鱸產業的影響及應對措施

  2019年底湖北武漢暴發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為有效控制疫情向全國蔓延,各地采取了封路與封村等嚴格的隔離控制措施,市場交易關停、餐飲歇業,與整個水產業一樣,淡水鱸產業也受到很大影響。

  01、新冠肺炎疫情對淡水鱸產業的影響

  (1)淡水鱸的消費端受阻,出現存塘量大、魚價下跌等問題。淡水鱸的主要市場是餐飲、酒店聚會和家庭聚餐。春節期間是鱸魚消費量最大的時候,但臨近春節爆發的新冠肺炎疫情導致大量酒席、聚餐取消,餐飲行業休業,淡水鱸銷售受到極大沖擊。與正常年份相比,疫情暴發以來大口黑鱸商品魚銷售量同期降幅約80%,銷售價格降幅達20%。預計未來半年,酒席、宴會與聚餐仍將明顯減少,大口黑鱸魚價可能會繼續走低。

  (2)正常養殖生產節奏被打亂。疫情早期的“封路”影響淡水鱸的流通,導致無法及時清塘、及時投放魚苗,因而縮短了養成期,并可能產生上市時間集中的問題,影響來年淡水鱸的養殖生產、產量與效益。“封路”也導致飼料、漁藥等漁用物資以及飼料生產原材料的運輸受阻,同時許多外地工人回家過年后無法按時回場(廠),對苗種生產與養殖、飼料廠等的生產均造成較大影響。

  02、新冠肺炎疫情后期的應對措施

  (1)由于各地新冠肺炎疫情與防控措施存在差異,各地淡水鱸的繁育、投苗與養殖、加工和運銷等應結合當地情況及時調整生產方式、養殖模式和其它經營管理計劃,抓好復工復產工作,盡快恢復正常生產,有效降低疫情對生產的影響。

  (2)繼續嚴抓疫情防控工作,養殖生產企業應主動與地方政府、農業農村及漁業主管部門溝通,完善疫情防控物資器械儲備,持續開展場(廠)區環境無害化消毒,嚴格用工人員疫情檢查,減少人員場(廠)區進出頻次,實施分組、分散作業,督促人員規范使用防護用品(具)、注意個人衛生、形成良好的生活方式和衛生習慣。

  (3)及時關注國家和地方針對疫情的政策與平臺,了解疫情信息、產業政策、金融保險措施和市場資訊,加快淡水鱸壓塘問題的解決,利用政府兜底補貼政策,減損止損。鼓勵加工企業加大收儲淡水鱸,開拓淡水鱸的加工方式(比如制作半成品食材)。及時關注氣象信息,做好“倒春寒”防范,保證育苗生產與養殖生產的順利開展。

  (4)進一步積極發揮國家特色淡水魚產業技術體系各功能研究室、崗位科學家、綜合試驗站及示范縣區、試驗示范基地的科技創新和示范推動作用,因時因地及時調整、完善和發布疫情期間和疫情后期養殖生產關鍵技術指導方案,從水質調控、魚苗魚種培育、病害防治與尾水處理等各環節給予科學指導、技術幫助和適當的物資支持。

  (5)切實推進生產經營管理方式方法的改變,利用5G、互聯網、水產物聯網、綠色通道等手段,逐步實現裝備設施化、生產集約化、管理智能化、市場網絡化、產品加工化、場區清潔化、物流便捷化。

  附件1:國際技術研發進展

  大口黑鱸具有廣溫性、生長快、肉質鮮美及無肌間刺等優點而被廣泛引種,現已從原產地北美洲擴散到世界各地,成為各地重要的游釣魚類或養殖魚類,支撐著墨西哥、美國與多米尼加等國的捕撈業,也成為中國大陸、中國臺灣、墨西哥、意大利和阿爾及利亞等的養殖品種。作為具有重要生態學與經濟學意義的魚類,近年國內外對其種質資源與遺傳改良、營養與飼料以及病害等方面開展了相關的研究,并取得一定的進展。

  01、種質資源與遺傳改良

  美南伊利諾伊斯大學Adam等(2017)收集大口黑鱸野生群體相關數據建立貝葉斯多層模型,可預測最快上市的群體。快長骨骼肌中IGF I和IGF II的表達低于慢長群體,且后者的表達與體重顯著負相關;Zhao等利用GBS測序挖掘大口黑鱸南方種全基因組SNP位點,其中58個SNPs可100%鑒別親本與子代(Zhao et al.,2018)。Li等(2017)分析快長和慢長大口黑鱸肌肉轉錄組并篩選生長相關基因,鑒定出3個與生長相關的SNP標記;Bai等(2019)綜述了大口黑鱸遺傳育種和分子標記輔助選擇育種技術進展。美學者對波多黎12個水庫的遺傳分析發現大口黑鱸南方種等位基因分布頻率與十年前的估算值一致,南方種基因型占比0.03~0.64,且無北方種基因型(Peterson et al.,2017)。孫成飛等(2019)采用12對微衛星特異性熒光標記引物進行群體間遺傳距離分析,顯示現階段中國大口黑鱸養殖群體的遺傳多樣性已顯著下降。美康涅狄格大學Hessenauer等(2017)探討漁業遺傳管理方法,引入從未開發的大口黑鱸群體中的個體,以減輕休閑垂釣帶來的種質選擇壓力。大口黑鱸超微觀察發現其為硬骨魚類Ⅰ型精子,結構與鱸形目其它種有異(喬志剛,2017);趙小兵等(2017)開展大口黑鱸早繁研究,可與廣東完全同步批量供應苗種;Yan等(2019)證實大口黑鱸Dmrt1基因在性別決定和精巢發育中發揮著重要作用。

  02、營養與飼料

  進一步完善了大口黑鱸營養需求數據庫,通過攝食生長實驗確定了大口黑鱸對蛋白質(Huang et al.,2017;Cai et al.,2019)、脂肪(Huang et al.,2017;Guo et al.,2019)、維生素A(連雪原等,2017)及維生素E(Li et al.,2018)的需求量。確定了飼料中適宜的淀粉源及添加水平(劉子科等,2017),發現淀粉水平的升高顯著降低了大口黑鱸的生長性能(Ma et al.,2019),而淀粉水平過高則會導致氧化應激并抑制機體免疫力(Lin et al.,2018)。同時確定了適宜的淀粉種類(Song et al.,2018),豌豆淀粉可以在轉錄水平有效地提高大口黑鱸胰島素通路的活力,進而減緩其肝糖原累積(Li et al.,2019a)。飼料中適宜水平的纖維素有助于促進生長性能及肝臟功能的維持(Zhong et al.,2019)。通過高通量測序,剖析了大口黑鱸對糖不耐受的分子機制(Zhang et al.,2019)。適宜的脂肪水平有助于提高生長性能(Guo et al.,2019),飼料脂肪升高會誘導大口黑鱸CPT1基因的表達(宋銘琪等,2019)。飼料中魚油的氧化會嚴重損傷大口黑鱸的抗氧化系統,造成氧化應激,進而影響生長性能(Yin et al.,2019)。亞麻籽油的添加可有效降低大口黑鱸的脂肪沉積,顯著提高其抗氧化能力(Shi et al.,2019)。在魚粉替代方面,王孟樂等(2018)發現去皮豆粕分別與玉米蛋白和大米蛋白組成的植物性蛋白質混合物可使大口黑鱸飼料中的魚粉含量由45%降至30%。普通豆粕、酶解豆粕與發酵豆粕均可替代30.91%的魚粉(對照組魚粉水平55%),且酶解豆粕的替代效果最好(張改改等,2019)。禽肉粉與豆粕的合理配伍可顯著提高大口黑鱸攝食率以及飼料效率,替代飼料中60%的魚粉(對組照魚粉用量40%)(Ren et al.,2018)。在不影響生長及非特異性免疫等指標的前提下,雞血漿粉可替代飼料中(魚粉水平51%)10%的魚粉(Li et al.,2019b)。飼料中的50%的魚油可在不影響自身生長健康的情況下被豆油所替代,肉堿的添加有助于維持魚油替代后機體的健康(Chen et al.,2020)。黃芪多糖及殼聚糖的適量添加顯著提高大口黑鱸呼吸爆發活力,溶菌酶活性以及SOD活力從而增強魚體免疫力及抗病力(Lin et al.,2017)。添加酵母水解物(Zhou et al.,2018;Gong et al.,2019)及抗菌肽(Li et al.,2020)有助于大口黑鱸非特異性免疫以及抗氧化性能的提升。2.6-二叔丁基對甲酚(BHT)(Yu et al.,2018)、益生菌Grobiotic®-A(Yu et al.,2019)及肉堿(Chen et al.,2019)的適量添加可有效改善大口黑鱸的脂肪代謝以及抗氧化能力。

  03、病害防控

  Ho等(2018)用諾卡氏菌的不同重組蛋白制備亞單位疫苗,發現其具有不同的保護效果。Chen等根據諾卡氏菌的核糖體蛋白RpsA和RplL、FHA蛋白以及分子伴侶DnaK和GroEL制備DNA疫苗,發現其免疫保護率分別為78.31%、71.08%、79.33%、53.01%和80.71%,對諾卡氏菌病的預防有一定的應用前景(2019;2020)。Zhang等(2019)用大口黑鱸彈狀病毒的無毒株免疫大口黑鱸后用強毒株進行攻毒,發現其相對保護率達到100%,意味著該弱毒株在研發大口黑鱸彈狀病毒疫苗上具有廣闊的應用前景。袁等(2020)制備了大口黑鱸彈狀病毒特異性卵黃抗體,該抗體對大口黑鱸彈狀病毒具有明顯的中和效果,為后續卵黃抗體作為免疫制劑的應用奠定了基礎。(本文轉自【農業農村部漁業漁政管理局】。如有版權問題,敬請聯系wx@fishfirst.cn



  【關鍵字】:加州鱸  產業  報告   水產養殖
轉載聲明

1、本網站所有注明“來源:中國水產頻道/水產前沿”的文字、圖片和音視頻資料,版權均屬于中國水產頻道原創(獨家)所有,非經授權,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不得轉載,授權轉載時須注明“來源:中國水產頻道”。

2、本網所有轉載文章系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確注明來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轉載的媒體或個人可與我們聯系,我們將立即進行刪除處理。

3、如需轉載本網非原創(獨家)文章,同樣建議注明該文章的出處和作者信息。

掃描二維碼手機閱讀

雞蛋

雷人

酷斃

漂亮

鮮花

相關閱讀

最新評論

重點推薦

微博互動

免責聲明:

   1、凡本網注明“來源:中國水產頻道”的所有作品,均為中國水產頻道合法擁有版權或有權使用的作品,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注明“來源:中國水產頻道”。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2、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中國水產頻道)”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3、如本網轉載涉及版權等問題,請作者在15天內來電或來函與中國水產頻道聯系。聯系方式:020-85595682。

手機端每日水產新聞
水產行業在線交流
水產圖片新聞
水產會訊
水產價格行情
水產行業招聘
水產養殖池塘出租轉讓
水產前沿雜志訂閱
河北漁業期刊
回頂部 北京11选5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