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水產頻道,網聚全球水產華人!

中國水產頻道 | 網聚全球水產華人

 找回密碼
 注冊

中國海帶產業發展報告 |國家現代農業產業技術體系

2021-1-5 16:53| 發布者: 御城雪| 查看: 38565| 評論: 0|來自: 農業農村部

摘要: 中國水產頻道報道,海帶是我國主要生產的藻類產品之一。2018年我國藻類總產量為471萬噸,其中海帶152萬噸,占藻類總產量的32.30%。全國藻類養殖面積為14萬公頃,其中海帶養殖面積達4.51萬公頃,占比31.29%,主要分布 ...
  中國水產頻道報道,

  一、海帶產業發展狀況

  (一)海帶養殖和捕撈情況

  01、規模布局

  海帶是我國主要生產的藻類產品之一。2018年我國藻類總產量為471萬噸,其中海帶152萬噸,占藻類總產量的32.30%。全國藻類養殖面積為14萬公頃,其中海帶養殖面積達4.51萬公頃,占比31.29%,主要分布于遼寧、江蘇、浙江、福建、山東和廣東5省。

  首先,從海帶養殖面積的時間趨勢來看,2008年~2018年,全國海帶養殖面積整體呈現上升趨勢(圖1)。2013年前,我國海帶養殖面積經歷了一個大幅上漲到保持平衡水平(4萬公頃)的過程,而2013年的養殖面積則突然減產至3.73萬公頃。養殖面積減少7.21%。從2014年開始,海帶養殖面積一直緩慢增加,2018年海帶養殖面積相比于10年前增加了約34.63%,全國總養殖面積達到4.51萬公頃,占全國藻類養殖面積的31.29%,由此可見海帶在藻類產品中的重要地位。


  其次,從海帶養殖面積分布角度看,目前我國海帶養殖主要分布在東南沿海地區和渤海灣地區(圖2)。2018年全國養殖海帶共計45100公頃,其中福建養殖面積達20397公頃,占比45.23%,是我國海帶養殖面積最大的省份;山東養殖面積共計17156公頃,占比38.04%,是我國第二大海帶養殖大省;排名第三的是遼寧省,共計6073公頃的養殖面積,占比13.47%;浙江、江蘇和廣東也養殖海帶,但養殖面積較少,三省的總產量占全國總產量較少。


  另外,根據1999年到2018年全國海帶產量的數據統計可以看出,2014年是海帶總產量的一條分界線,2014年之前與之后海帶生產發生明顯變化(圖3)。2014年以前,海帶產量呈現波動,且總體小幅上漲的趨勢,并在2013年突破100萬噸。雖然2013年海帶養殖面積減少了7%,但產量相比于2012年增加了接近4%。而2014年,海帶總產量大幅度增加,達到了136萬噸,相較于2013年的102萬噸,增加了33.33%。2014年之后的5年的全國海帶總產量情況可以看出,國內海帶產量穩步增長,平均年增長2%,到2018年全國海帶總產量達到152萬噸,接近于1999年的兩倍。總體而言,我國海帶的總產量逐年增長,雖然增速緩慢,基本保持每年增長2%。


  此外,圖4表明全國海帶育苗量從1999年~2018年總體處于穩步上升的態勢。雖然1999年到2002年國內海帶育苗總量在下滑,2011年有急劇的下降外,總體育苗量在增加。對比海帶年總產量和年育苗量可以發現,海帶產量從2014年開始有大幅度增加,相比于2013年約增加了33.3%。雖然從2014年開始,海帶總產量逐漸增加,但是對比總產量和育苗量的產出和投入可以看出近年來海帶的邊際產量是逐漸下降的。可能是近年來全球氣溫變化以及水體污染等原因對海帶生產帶來負面的影響,導致海帶育苗量的大量投入并不能帶來產量的高增長。


  我國海帶主產區的三省分別是福建、山東和遼寧(圖5),其中福建作為海帶養殖最大的省份,近5年的海帶產量處于增長趨勢,平均每年增長6.40%,是全國海帶產量增長速度最快的省份,并且超過全國海帶產量增長的平均值。除福建之外,遼寧省近5年的海帶產量也處于增長趨勢,漲幅略小。而作為海帶生產第二大省的山東,近5年的海帶產量逐漸下滑,但仍然維持在50萬噸以上。對比之下,浙江、廣東和江蘇三省的海帶產量較小,每年海帶產量略有波動。


  圖6表明2014年到2018年國內主要海帶生產省份的海帶養殖面積也有所波動。福建和山東的海帶養殖面積波動較大,2014年~2016年,福建的海帶養殖面積逐漸增加,2016年,福建海帶養殖面積達到19789公頃,但到2017年福建的海帶養殖面積下滑近6.4%,但養殖面積的減少沒有影響福建的海帶產量,總體上福建作為全國海帶生產大省,海帶養殖面積逐漸增加,海帶產量也在增加。山東的海帶養殖面積在2014年到2018年間發生比較大的波動,總體養殖面積雖然有所增加,但是海帶產量在這5年間處于下滑趨勢,平均每年減產近1萬噸海帶。第三大海帶生產省遼寧的海帶養殖面積有所波動,但是遼寧的海帶產量沒有太大波動,處于穩定增長的趨勢。江蘇省的海帶養殖面積逐年減少,隨之而來的導致江蘇省的海帶產量也逐年減少。浙江和廣東兩省的海帶養殖面積逐年增加,但總體上兩省的養殖面積較少,僅占全國養殖面積的2.6%。


  02、產業效益

  海帶是冷水性的大型經濟藻類,在我國自然分布于山東半島地區(青島以北)和大連沿海地區。海帶不僅是一種營養成分豐富的海洋食蔬,同時其富含褐藻膠、甘露醇、碘等經濟成分也是醫藥保健、海藻化工和農業肥料等行業的重要原料。我國已經形成一個集海帶育苗、養殖、食品加工、藻類化工與生物制品開發于一體的鏈條產業海帶產業的經濟、社會和生態效益顯著,在促進就業、實現漁民增收,提供全國人民膳食健康視頻,維持養殖生態平衡、聯動促進鮑和海參產業發展等方面做出重要貢獻。

  經濟效益。海帶是一種營養豐富的褐藻,富含多種礦物質,在工業和食品加工中具有極高的經濟價值。根據海帶加工方式的不同,分為粗加工和精加工。海帶初級加工主要以淡干和鹽漬初級產品為主,約占海帶制品的80%,而海帶的精深加工主要是將海帶加工成食品以及進行工業加工,少部分是作為農業和醫療行業的加工。福建、山東和遼寧是我國海帶養殖大省,海帶養殖面積占全國養殖面積90%以上,每年為我國創造千億元的經濟效益,我國成為世界上最大的藻類養殖國家。

  海帶養殖和加工帶動了我國沿海地區的經濟發展,漁民生活得到了改善。海帶養殖面積逐年擴大,伴隨著海帶加工行業的發展與完善,為沿海地區創造了數以萬計的就業崗位。海帶加工產品不僅僅銷往內地,海帶精深加工產品,如將海帶精加工提取的海帶汁、海帶魚肉卷等軟包裝以及罐頭系列產品出口到日本、東南亞等國家。隨著沿海養殖業和加工業的發展,帶動當地漁民增收,逐漸走向富裕。

  生態效益。沿海經濟快速發展的同時,沿海水質污染情況越發嚴重。大面積海域中的組要污染物是無機氮、無機磷,其中的氨氮和亞硝酸鹽對水產養殖的生物有極大的危害,高濃度氨氮和亞硝酸鹽的水體會導致養殖生物出現各種疾病甚至死亡,造成漁民養殖的經濟損失。然而,海帶養殖不僅可以創造經濟效益,還可以去除水體中的無機氮、無機磷,轉化水體中溶解的二氧化碳,有助于和養殖生物協同作用凈化水體,緩解水體富營養化問題。

  首先有研究表明海帶與養殖動物具有生態互補性,海帶養殖過程中會吸收大量無機氮,降低水體中無機氮含量,同時吸收養殖動物釋放到水體中的多余營養鹽,轉化為具有高經濟價值的產品,從而達到修復水體,促進水體氮磷循環的目的。

  其次,海帶對氮元素具有較好的吸收能力。如果海帶中N以2.13%,P以0.3%計算,鮮海帶含水率為90%,理想狀態下,每養殖1000噸海帶,預計可以吸收水體中2130kg的氮和300kg的磷。從海帶氮磷吸收轉化能力上可以看出,海帶是一種十分有效的生物過濾器,為緩解海水富營養帶來希望。

  再者,海帶的年固碳能力為0.234kg/㎡,如果通過標準化轉化,海帶可以較好地固定水體中的碳,可以有效進行生態調控,有助于防止水體中過多二氧化碳釋放到空氣中。因此,養殖海帶還有助于降低溫室氣體的排放。

  社會效益。海帶養殖有助于結合產區的生產情況因地制宜發展當地經濟。沿海地區農民主要依靠水產養殖進行農業生產,與內地水田旱地相比,沿海海水養殖和淡水養殖比較發達。福建、山東、遼寧三省是我國海帶主產區,海帶養殖產業不斷發展擴大,創造了巨大的社會效益。

  福建的海帶產業從無到有,從有到如今的發展壯大,助力一方百姓脫貧致富,實現安居樂業,足以看出海帶養殖為福建地區的發展做出的貢獻。福建于1956年10月引進山東青島的海帶苗,在江連縣用筏式試養成功,自此為福建打開了養殖海帶的大門。福建經歷了50多年的海帶養殖實踐,如今福建已經在海帶的育苗、養殖、加工等方面取得了諸多的成就。福建培育的海帶苗不僅銷往全國各地,還出口海外。海帶育苗、養殖的成功實踐推動著福建相關海帶產業的發展,包括食品加工企業、化工企業等在內的企業如雨后春筍,興起的企業帶動當地就業,同時也將海帶加工產品,如鹽漬、熟干、海帶豆腐等遠銷海外,推動當地經濟發展。沿海相關海帶產業的發展也響應了國家脫貧致富的號召,充分發揮當地優勢,因地制宜,發展農業,建設鄉村,為實現鄉村振興提供了發展動力。

  福建海帶產業的發展是我國海帶產業發展的一個縮影,整體上看我國海帶產業的發展迅速,且海帶作為我國藻類產品中產量最多的藻類產品,每年海帶養殖占藻類養殖的50%以上,是藻類養殖的主要經濟作物。因此,海帶養殖產業的發展影響著我國藻類產業的發展,所以考慮到海帶養殖帶來的巨大社會效益,國家和社會都應該予以重視,提升沿海地區藻類養殖技術服務水平,加大藻類養殖幫扶力度,推動沿海藻類養殖產業發展與完善,使我國海帶養殖產業向可持續發展邁進。

  (二)海帶加工及貿易情況

  01、海帶貿易現狀

  根據中國海關數據庫顯示,我國海帶貿易分為生鮮海帶貿易(HS編碼為12122110)和鹽漬海帶貿易(HS編碼為20089932)。我國海帶貿易主要以出口為主,出口量遠遠高于進口量。其中,在生鮮藻類中,我國出口生鮮海帶最多,2018年出口額為0.16億美元。而在加工藻類中,鹽漬海帶出口所占的比重卻不是很大。生鮮海帶的進口單價比出口單價更高,貿易價格逆差為2.73美元/kg。2015年~2017年鹽漬海帶的出口單價比進口單價更高,但2018年卻出現貿易價格逆差,差價為0.57美元/kg。

  我國生鮮海帶主要以出口為主,出口量遠遠大于進口量。2015年~2018年我國生鮮海帶的進口量呈現先上升后下降的趨勢,在1.2萬噸~1.8萬噸之間波動。2018年,我國生鮮海帶的進口量為1.21萬噸,進口額為72.56萬美元。而生鮮海帶的進口額卻逐年增長,年均增長率為4.4%,近幾年進口額穩定在70萬美元。2015年~2018年生鮮海帶的出口量呈現先下降后上升的趨勢,而出口額較不穩定,在0.14億美元~0.17億美元之間上下波動。2018年我國生鮮海帶的出口量超過了50萬噸,出口額為1630萬美元、從貿易單價來看,我國生鮮海帶的進口單價比出口單價更高,進口單價為4美元/kg~6美元/kg,而出口單價約為3.5美元/kg。

  我國生鮮海帶的主要進口來源國為韓國和日本,2018年這兩個國家的進口量約占生鮮海帶進口總量的99%。主要出口目的國為日本、俄羅斯和美國,2018年對這三個國家的出口量生鮮海帶約為出口總額的80%。其中,2018年出口到日本的生鮮海帶最多,出口額為821萬美元(表1)。


  我國鹽漬海帶主要以出口為主,出口量遠遠高于進口量。2015年~2018年我國鹽漬海帶的進口量較少,均未超過0.6萬噸,呈現先上升后下降的趨勢。進口額的波動幅度較大,同樣呈現先上升后下降趨勢。2018年我國鹽漬海帶的進口量為0.14萬噸,進口額為6.91美元。而2015年~2018年出口量幾乎穩定在100萬噸左右,呈先下降后上升趨勢。出口額一直呈下降趨勢,年均下降率11%。2018年我國鹽漬海帶的出口量為111.72萬噸,出口額為0.48億美元。從貿易單價來看,2015年~2017年我國鹽漬海帶的出口單價比進口單價更高。而2018年,我國的出口單價為4.26美元/kg,而進口單價為4.83美元/kg,出現了貿易價格逆差,差價為0.57美元/kg。

  我國鹽漬海帶的主要進口來源國為韓國,2018年的出口額超過為6.69萬美元。鹽漬海帶的最大出口目的國為臺澎金馬關稅區,2018年出口額為0.44億美元。其次為俄羅斯和美國,2018年的出口額分別為173萬美元和77萬美元(表2)。


  02、海帶加工情況

  根據北京宇博智業市場咨詢有限公司《2017~2022年藻類行業深度分析及“十三五”發展規劃指導報告》提供的數據,藻類養殖的產值431億。2011年,我國海藻養殖總產量為163萬噸,產值300億。2018年總產量為234.4萬噸,產值折算大約為431億元。其中海藻化工業36億元,褐藻膠產業產值20億元,瓊膠產業產值8億元,卡拉膠產業產值8億元,海藻食品產業,大約300家左右,產值合計112億元,海帶食品加工企業上百家,年產值70多億元,裙帶菜加工企業十幾家,主要在遼寧,年產值大約20多億元,壇紫菜產值大約12億元,條斑紫菜產值大約10億元,海藻農用產品產業3億元,海藻粉、海藻肥產業年產值大約3億元,另外我國從事海藻養殖的漁民大約為30萬人。

  根據所檢測的企業和試驗站的情況來看,5月到7月最主要的藻類采摘作物是海帶,出塘量均以萬噸為單位,其中6月出塘量最高,為2.78萬噸,約占6月全國藻類作物總出塘量2.80萬噸的99.59%。其中山東榮成大瀛海水養殖有限公司6月海帶銷售量最高,約為1.98萬噸,銷售額達到1896.67萬。大連海寶漁業有限公司海帶銷售量也相對不錯,達到0.40萬噸,銷售額277.37萬。

  在藻類產品的生產投入方面,海帶最主要的生產投入為人力投入,約占總生產投入的88.59%,實際投入金額為2879.30萬元。物質投入又分為苗種投放、飼料和燃料,約占10.99%,實際投入金額為357.29萬元。服務支出僅占0.42%。對于同時將海帶作為主產作物的鑫城山海洋公司和榮成大瀛海水養殖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大瀛公司)來說,大瀛公司每千克海帶的生產投入顯著低于鑫城山海洋公司。大瀛公司的平均生產投入僅為0.54元,而鑫城山海洋公司的平均生產投入為1.95元,是大瀛公司的接近4倍。具體來看,兩公司都在人力支出上花費占比較高,約占總生產投入的90%以上。而鑫城山海洋公司的銷售量較低,因而均攤到每千克海帶上的生產投入過多。

  在藻類產品的市場情況方面,對于藻類銷售價格,5月份為藻類平均價格最高,可以達到2.3元/kg。7月份藻類平均價格歷史最低,為0.95元/kg。海帶價格在諸多中藻類中一直屬于價格相對較高的行列。特別是8月~10月,海帶價格居高不下,最高可達到8月份的7.49元/kg。對于藻類銷售數量,9月份全國藻類銷售量最高,實際銷售量為3.49萬噸。其中,海帶在6月份達到銷售最高值,實際銷售量為2.78萬噸。對于藻類銷售額,5月~6月是藻類作物海帶的銷售旺季,銷售額分別達到3635.84萬元和3646.04萬元,其余藻類作物銷售情況差別不大。主產海帶的鑫城山海洋公司5月~6月份的銷售額最高。5月份銷售額突破2240.00萬元,而6月份的銷售額也達到了1280.00萬元。

  (三)海帶市場價格及波動分析

  我國作為藻類產品生產、消費和出口大國。依賴優越自然資源與先進養殖技術,我國藻類產業取得長足發展。本文旨在采用STL價格分解模型分析我國海帶價格的歷史趨勢和波動特征。STL分解法是一種把時間序列分解為長期趨勢、季節波動和隨機因素的數據分析方法。其中,長期趨勢(Trend component)反映海帶市場長期發展趨勢等對海帶價格波動的影響;季節成分(Seasonal component)表示由于季節性因素帶來的海帶價格變動;隨機波動(Remainder component)表示海帶價格序列中無法被季節性和長期趨勢解釋的部分,反映政策、節日及極端天氣等因素對海帶價格帶來的影響。測算和理清海帶價格波動的內在機理,探討海帶價格變化與各因素間的影響機制,以求進一步穩定海帶市場價格、平衡海藻養產業收益。有鑒于此,國家藻類產業技術體系經濟研究室基于主要藻類品種——海帶生產者價格指數數據,采用STL分解法對我國海帶價格波動進行分析,并采用固定觀察點企業調研數據對2019年海帶價格變動進行分析總結。

  01、我國海帶產業供需與價格特征

  海帶價格平穩增長。據2018年中國漁業統計年鑒,2010年以來,我國海水養殖海帶產量整體呈增長趨勢,截至2017年,全國海帶產品總產量達148.66萬噸,占我國藻類總產量的66.73%。其中,2013年全國海帶總產量漲幅較大,增長率為33.73%,主要是由該年份山東省海帶產量增長導致的。我國海帶三大主產省份分別為福建省、山東省和遼寧省,福建省與遼寧省海帶產量增幅平穩,山東省產量在2013年增長較為明顯。

  海帶養殖面積在波動中增長。海帶作為一種冷水性的大型經濟藻類,自然分布于我國山東半島地區(青島以北)和大連沿海地區,覆蓋福建、遼寧、山東、浙江、江蘇、廣東等省份。從養殖面積來看,2000年~2017年我國海帶養殖面積總體呈現上漲趨勢,但其間也存在2個時間段的波動:(1)2005年~2008年連續三年海帶養殖面積縮減,分別較上一年同比減少5.96%、9.83%和11.46%,直接從2005年的4.39萬公頃陡然下降至3.35萬公頃,其后2009年有小幅度增長;(2)2012年~2013年海帶養殖面積稍有調整,從4.02萬公頃降至3.73萬公頃,但隨即回升后又呈現逐年穩步的上漲態勢,直至2017年養殖面積達到最高4.42萬公頃。(3)海帶養殖的主要省份中,浙江與福建的養殖面積較為穩定。

  海帶產業結構及價格特征。我國海帶養殖始于20世紀50年代,現已形成涵蓋初加工、精加工和深加工系列層次的產業鏈,但加工產業技術相對薄弱、產品結構簡單,發展處于初級階段。以主產區福建、山東兩省為例,福建省海帶產業鏈包括育苗、養殖和食品加工,主要是以海帶飼料和鹽漬海帶為主的初級加工和以烘干海帶、休閑食品生產的精深加工,海參、鮑魚投喂的海帶飼料消費量占產量的30%。山東省產業鏈條包括育苗、養殖、食品加工和化工產業,初加工主要為淡干海帶與鹽漬海帶,精深加工主要為食品和工業加工,少部分為醫藥、農業等加工。

  02、基于STL模型的海帶價格波動分析

  本報告采用2011年~2017年我國海帶生產者季度價格數據,使用STL(Seasonal-Trend decomposition procedure based on Loess)時間序列分解方法,將時間序列分解為長期趨勢(trend component)、季節成分(seasonal component)和隨機波動(remainder component),進而對我國海帶價格波動展開分析。本報告所用數據來自我國農產品價格年鑒。

  由圖9可以看出,2011年~2017年海帶價格呈現先小幅回落后波動上漲的趨勢。其中在2013年,我國海帶價格波動較為劇烈。與此同時,根據STL時間序列分解得出,我國海帶價格受隨機因素的影響明顯,受長期趨勢和季節波動影響較小


  2017年我國海帶價格指數為113.53,2014年二季度價格指數最低,為50.16。2017年第一季度價格指數最高,為140.56。其中,2013至2014年價格波動較為劇烈,最高價格指數與最低價格指數差為109.24。節慶效應與、霧霾天氣與海帶病害等多因數疊加致使2014年春節期間價格劇烈波動。此外,海帶晾曬期對海帶品質與產量起關鍵作用。

  長期趨勢方面,對我國藻類價格的影響穩中有升,并于2016年第二季度開始,影響程度有小幅抬升。具體而言,2011年~2016年一季度,我國藻類價格波動受長期趨勢的影響較穩定,至2016年二季度后,我國藻類價格波動受長期趨勢的影響小幅提升,這與藻類價格頻繁波動相關聯。

  季節趨勢方面,對我國藻類價格影響具有一般的規律性。依據海帶自身生長生長習性,海帶在每年10月份育苗,并在第二年5月~9月份收獲。在一年時間內隨著自然季節的更替表現出一種周期性變化。

  隨機因素方面,2013年~2016年對我國藻類價格沖擊較大,特別在2014年春節期間,消費者需求量增加刺激海帶價格小幅攀升,產品替代效應又促使海帶價格大幅滑落。與此同時,海水溫度、霧霾天氣、養殖環境污染及病害等是導致海帶產量變化的主要原因。

  03、2018~2019年海帶價格波動分析

  截至2019年9月,共設立海帶產業固定觀察點十個,其中山東榮成市的兩個海帶生產監測站面積約占監測站總面積的85%,海帶銷售額也遠超其他檢測站。2018年期間,海帶產量過剩,疲軟的市場需求使海帶價格出現下滑現象。2018年海帶價格綜合銷售價格為2.2元/kg(干海帶),鮮菜平均價格0.46元/kg~0.48元/kg,食品菜價格0.6元/kg。在銷售額方面,相比于2017年,2018年銷售總額有所下滑。此外,海藻加工企業比常年收購海帶減少,部分海帶轉化為晾干菜進入市場,進一步促進市場飽和。

  2019年期間(1月~9月),生海帶采集點海帶銷售4.7萬噸,銷售收入7706.2萬元,綜合銷售價格1.64元/kg,較2018年進一步下降。每年的5月~7月是海帶的集中收獲期。2019年5月~7月隨著海帶大規模成熟收割出塘,海帶價格持續下跌。8月份海帶出塘量大幅減少,價格也隨之止跌回升(表3)。


  04、小結

  進入新世紀以來,我國海帶產業規模快速發展,產業結構得到優化。本文采用STL時間序列分解探究我國海帶價格的波動特征和主要原因。2010年以來,我國海水養殖海帶產量整體呈增長趨勢,其中山東省海帶產量增加趨勢顯著。2000年~2016年,我國海帶養殖面積在波動中呈上漲趨勢,呈現出初級加工為主、精深加工為輔的發展模式。

  基于STL模型的海帶歷史價格波動分析結果顯示,2011年~2017年期間我國海帶價格呈現先小幅回落后波動上漲的趨勢,受氣候等因素影響2013年前后海帶波動劇烈。同時,我國海帶價格受長期趨勢和隨機因素的影響明顯,受季節波動影響較小。

  藻類產業體系固定觀察點數據顯示,2018年我國海帶產量過剩,市場需求低迷導致海帶價格有所滑落。2019年期間,1月~7月延續上年的海帶價格下滑趨勢,從8月份開始海帶價格止跌回升。基于此,建議主管部門和從業企業重視建立海帶信息流通渠道,完善價格波動監管預防機制,從而做到及時、準確的獲取國內海帶價格及生產供求信息,有效避免因海帶價格大幅波動給從業企業、養殖戶和消費者帶來的負面沖擊和影響。

  (四)海帶市場消費結構分析

  藻類產業體系產業經濟研究室于2019年11月~12月開展了主題為“消費者關于海帶產品的價值需求、屬性偏好及需求結構”的、較大規模的社會問卷調查。此次調查在被社會科學研究者廣泛使用的網絡問卷調查平臺——問卷星上(www.wjx.com)展開。本次調查共收集問卷1085份,其中有18個被調查者明顯異常,被剔除樣本,最終的有效樣本為1067份,有效樣本回收率為98.3%。本調查樣本主要覆蓋到全國29個省、自治區、直轄市,樣本的省份分布如圖10所示。


  01、樣本的基本情況

  本次調查的受訪者中有587名女性(55.01%),年齡分布在16~74歲之間,平均年齡為29.98歲(SD=8.102),樣本的年齡覆蓋范圍較廣。樣本的家庭人口數分布在1~9之間,平均家庭人口數為3.64(SD=1.130),樣本的家庭規模覆蓋較廣。在受教育水平上,有80%以上的受訪者的學歷在大學本科及以上,這表明受訪者的學歷偏高。在工作狀態方面,有80.97%的受訪者為全職,有11.53%的受訪者為學生。在工作類型上,本次調查的受訪者的工作主要分布在制造業(22.21%)、專業人士(教育、醫療、法律、文體、科技等)(21.56%)、管理、商業、金融領域(13.50%)和服務業(10.12%)。在家庭月收入方面,本次調查的受訪者的家庭稅前月收入分布在6000~20000元(61.29%)之間,屬于中低收入水平。在家庭月生活花費方面,本次調查的受訪者的家庭月生活花費分布在2000~5000元之間(52.3%)。在家庭月飲食花費方面,本次調查有一半以上的(55.48%)受訪者的家庭月飲食花費在2000元以下,在飲食方面的投入較少。具體情況見表4:

  02、消費者海帶消費現狀

  本次調查依據杜連啟和楊艷主編的《海藻食品加工技術》[1]一書中對海帶加工品的分類,并結合市場中在售的海帶品類,將海帶分為7種類型:鮮海帶、干海帶、鹽漬海帶、速食海帶、海帶副食、海帶保健食品和其他海帶制品等。需要說明的是,速食海帶指的是以海帶為主要原料經精加工制作的、可以作為菜肴的海帶速食品;海帶副食指的是以海帶為主要原料經精加工制作的、非菜肴的即食食品。

  本次調查的1067份有效樣本中,有21位被調查者(約占本次受訪者的2%)報告從未食用過海帶。這些報告未食用過海帶的受訪者約有62%為男性,年齡分布在16~35歲之間(M年齡=24.52,SD年齡=5.733),有85.7%以上的受訪者的學歷在大學專科以上,有三分之二受訪者的家庭稅前月收入在1萬元以下,有三分之二受訪者的家庭人均月飲食花費在600元以下,有76.2%的受訪者不負責家里買菜,有76.2%的受訪者認為自己的做飯水平處于一般水平以下。綜合以上情況可以做出以下推測:海帶目前已經是廣為人知的食品,有絕大部分消費者有食用海帶的經歷。那些沒有食用過海帶的消費者基本上都為具有較高學歷的、不太會做飯、不負責家庭食物采購的、家庭人均月飲食花費較低的中青年消費者。

  1067份有效樣本中,有1046位受訪者(約占本次受訪者的98%)報告有過食用海帶的經歷。由于樣本在地域上較為分散,因此本次分析將樣本以“常住地”為原則分為沿海省份樣本(N=478,占樣本總量的45.7%)和內陸省份(N=568,占樣本總量的54.3%)樣本,以對比不同地域消費者在海帶購買次數、花費和渠道方面的差異。

  [1]杜連啟,楊艷.海藻食品加工技術[M].化學工業出版社.2013.

  1.消費者海帶消費頻率

  從總體上來看,不管是沿海省份的消費者還是內陸省份的消費者,月平均購買3次以上的海帶品類都是鮮海帶、速食海帶、海帶副食制品。獨立樣本t檢驗的結果表明,沿海省份消費者月均購買鮮海帶3.74次,內陸省份消費者月均購買鮮海帶3.92次,二者沒有顯著差異(p>0.05);沿海省份消費者月均購買速食海帶3.43次,內陸省份消費者月均購買速食海帶3.77次,二者沒有顯著差異(p>0.05);但是內陸省份消費者月均購買海帶副食制品3.76次,沿海省份消費者月均購買海帶副食制品3.05次,內陸省份消費者的月均購買海帶副食制品的次數要顯著高于沿海省份消費者(p<0.001)。盡管內陸省份消費者和沿海省份消費者在海帶保健制品的月均購買次數上都很少,但是相較于沿海省份消費者的月均購買1.69次,內陸省份消費者的月均購買2.07次,要顯著更多(p<0.05)。以上結果表明,對于最受消費者青睞的鮮海帶和速食海帶,沿海省份消費者和內陸省份消費者的消費頻率上是一樣(圖11-12)。


  2.消費者海帶消費金額

  從總體上來看,不管是沿海省份的消費者還是內陸省份的消費者,平均每次購買花費最多的海帶品類都是鮮海帶和干海帶。獨立樣本t檢驗的結果表明,沿海省份消費者平均每次購買干海帶要花費26.9元,內陸省份消費者平均每次購買干海帶要花費28.60元,在平均每次購買花費上沒有顯著差異(p>0.05);但是內陸省份消費者平均每次購買鮮海帶要花費30.00元,沿海省份消費者平均每次購買鮮海帶要花費26.23元,內陸省份消費者的花費要顯著更多(p<0.05)。以上結果表明,總體上內陸省份消費者的海帶食用成本要略微高于沿海省份消費者(圖13-14)。


  3.消費者海帶購買渠道

  本次調查依據不同品類海帶的特點將消費者購買海帶的可能來源分為以下幾種形式:大型連鎖超市、社區超市、菜市場、網上商城、飯店直點、農戶直購、醫院或藥店、沒買過或其他方式購買。

  對于鮮海帶而言,消費者主要在菜市場(67.97%)和大型連鎖超市(42.26%)購買,有10.42%的被調查者報告沒有購買過鮮海帶。

  對于干海帶而言,消費者主要在大型連鎖超市(51.43%)、菜市場(51.24%)和社區超市(40.54%)購買,有6.6%的被調查者報告沒有購買過干海帶。值得注意的是,有28.49%的被調查者報告通過網上商城來購買干海帶。

  對于鹽漬海帶而言,消費者主要在菜市場(44.36%)、大型連鎖超市(35.56%)和社區超市(29.73%)購買,有18.36%的被調查者報告通過網上商城購買,有16.54%的被調查者報告沒有購買過。

  對于速食海帶而言,消費者主要通過大型連鎖超市(51.05%)、網上商城(40.36%)和社區超市(38.24%)購買,有15.58%的被調查者報告從來沒有買過。

  對于海帶副食制品而言,消費者主要通過大型連鎖超市、網上商城和社區超市購買,有13.01%的被調查者報告從沒有購買過海帶副食制品。

  對于海帶保健食品而言,有一半以上(51.43%)的被調查者報告從來沒有買過,而購買過海帶保健食品的消費者主要是在網上商城(21.7%)、大型連鎖超市(17.97%)、和醫院(藥店)(15.68%)購買。

  對于其他海帶制品而言,有41.11%的被調查者報告從來沒有買過,而購買過的消費者主要是在大型連鎖超市(24.67%)和網上商城(22.47%)購買。

  橫向來看,消費者主要在大型連鎖超市購買海帶副食(52.01%)、干海帶(51.43%)、速食海帶(51.05%)和鮮海帶(42.26%),主要在社區超市購買的海帶品類為海帶副食(40.54%)、干海帶(40.54%)和速食海帶(38.24%),主要在菜市場購買的是鮮海帶(69.97%)、干海帶(51.24%)和鹽漬海帶(44.36%),主要在網上商城購買的是速食海帶(60.63%)、海帶副食(40.63%)和干海帶(28.49),主要在飯店點海帶的海帶品類為鮮海帶(19.50%)和鹽漬海帶(11.85%)。消費者基本上很少通過農戶直購的形式購買海帶(沒種品類的購買比例均小于9%),消費者目前還沒有買過的海帶品類為海帶保健品(51.43%),其次是鹽漬海帶(15.59%)(表5)。


  綜合以上消費者各種海帶品類的購買地點和在各購買地點主要購買的海帶品類的分析可以看出,對于易于保存和長途運輸的品類(如:速食海帶、海帶副食和干海帶),消費者可以通過網上商城這種現代化的商品流通方式來購買,而對于那些不易保存和遠距離小批量運輸的海帶品類(如:鮮海帶和鹽漬海帶),消費者基本上是通過超市和菜市場這種近端流通形式來進行購買。另外,盡管海帶具有非常好的營養保健能力,但是調查結果顯示,一半以上的消費者沒有購買過海帶保健品,當然這不僅僅是因為消費者對海帶保健品沒有偏好,也可能和海帶保健品的知名度、種類和功能多樣性等海帶保健品的生產供應端的現狀有莫大的關聯。另外,數據分析顯示,消費者極少通過飯店點海帶的形式來消費海帶,海帶便宜且營養豐富,這可能是值得關注的一種可能促進海帶產業發展的市場機會。

  4.消費者的海帶食用方式

  本次調查將消費者可能食用海帶的方式分為以下幾種:做湯、涼拌、火鍋、休閑零食、炒制、鹵制、海帶保健品、燒烤等。在多種多樣的食用方式中,沿海省份消費者和內陸省份消費者最為喜愛的食用方式都是做湯(沿海省份的受訪者有84.1%選擇做湯,內陸省份的受訪者有83.3%選擇做湯)、涼拌(沿海省份的受訪者有73.6%選擇涼拌,內陸省份的受訪者有72.2%選擇涼拌)和火鍋(沿海省份的受訪者有65.5%選擇火鍋,內陸省份的受訪者有71.7%選擇火鍋)。除最喜歡的食用方式之外,對比結果顯示,沿海省份消費者更加喜歡炒海帶(沿海省份的受訪者有56.1%選擇炒菜,內陸省份的受訪者有40.5%選擇炒菜),而內陸省份消費者更喜歡用海帶來做火鍋(沿海省份的受訪者有65.5%選擇火鍋,內陸省份的受訪者有71.7%選擇火鍋)(圖15-16)。


  03、消費者海帶認知與態度

  1.消費者對海帶的喜好程度

  對于喜好程度的測量主要是讓受訪者對“您喜歡吃海帶么”這項問題進行評分。其中,1代表非常不喜歡,2代表不喜歡,3代表一般,4代表喜歡,5代表非常喜歡。下圖展示了受訪者對該項指標評級的分布情況。

  由圖中數據可知,有57.2%的消費者喜歡吃海帶,而且更是有17.7%的消費者非常喜歡吃海帶,僅有1.8%的消費者不喜歡或非常不喜歡吃海帶,另外還有23.3%的消費者認為一般。經計算消費者對海帶的喜好程度(M=3.90,SD=0.702)較高,因此企業應該對海帶消費市場有充足信心,消費者對海帶產品是有一定偏好的(圖17)。


  2.消費者對海帶的營養認知水平

  對于消費者對海帶營養認知水平的測量主要是讓消費者對“您對海帶富含的營養有多了解”以及“與陸生蔬菜相比,您覺得海帶在營養方面是否有優勢”這兩個方面進行評價。其中,1代表一點也不了解/一點沒優勢,2代表不了解/沒優勢,3代表一般,4代表了解/有優勢,5代表非常了解/非常有優勢。圖18和圖19展示了受訪者對各項指標評級的分布情況。


  由上面兩圖中數據可知,有48.2%的消費者表示對海帶富含的營養了解,有4.9%的消費者非常了解,僅有7.9%的消費者一點也不了解或不了解,另外還有39.1%的消費者認為一般。經計算消費者對海帶富含營養的了解程度(M=3.49,SD=0.739)在一般以上。再看消費者對于海帶相較于陸生蔬菜在營養方面是否有優勢的評價,數據顯示有71.5%的消費者認為海帶相較于陸生蔬菜在營養方面是有優勢的,有10.7%的消費者非常有優勢,僅有2.2%的消費者認為一點沒優勢或沒優勢,另外還有15.6%的消費者認為一般。經計算消費者認為海帶相較于陸生蔬菜在營養方面優勢的程度(M=3.91,SD=0.585)較大。因此總的來看消費者對海帶的營養方面是有一定了解的,同時也認為海帶有自己獨特的營養競爭優勢,當然也從側面說明消費者對海帶的營養需求更加關注。企業應該注重對海帶營養價值的宣傳,打造海帶營養價值品牌,開發更利于消費者健康的功能食品,在海帶產品營養方面牢牢鎖住顧客。

  同時我們探究了不同地域之間(即沿海省份與內陸省份)的受訪者對于海帶營養認知存在的差異。結果顯示:沿海省份(M=3.49,SD=.771)與內陸省份在對海帶的營養了解上無顯著差異(M=3.49,SD=.713,P=.905)。同時沿海省份(M=3.91,SD=.612)與內陸省份對于海帶相較陸生蔬菜的優勢認同也無顯著差異(M=3.91,SD=.562,P=.943)。因此,沿海省份與內陸省份的消費者對于海帶的營養認知是幾乎沒有差異的。

  3.海帶購買的心理動機

  對于海帶購買的心理動機的測量主要是讓受訪者對實用動機(“海帶綠色、營養、健康”、“吃海帶能夠滿足我對維生素、礦物質、蛋白質和膳食纖維的需要”、“海帶的價格公道,性價比高”、“吃海帶有助于疾病預防”),享樂動機(“海帶好吃美味”、“消費海帶令我愉悅”、“海帶包裝精美,令我賞心悅目”、“海帶廣告有吸引力”),象征動機(“食用海帶與我健康的生活方式契合”、“食用海帶是當前的流行時尚”、“海帶能夠作為我的饋贈佳品”)這三類動機的具體問題進行評分。其中,1代表非常不同意,2代表不同意,3代表中立,4代表同意,5代表非常同意。圖20和表6分別展示了受訪者對各項具體指標的均值分布情況以及三大動機的總體均值分布情況。


  結合上圖和上表中數據我們可以發現,消費者會出于實用動機、享樂動機和象征動機購買海帶。其中,從總體上看,實用動機的總體均值得分為4,表明消費者更偏向于海帶的實用動機。相比之下,享樂動機和象征動機總體均值得分都小于4,表明消費者對享樂目的和象征目的的重視程度沒有實用目的那么高。再從各項目評分來看,實用動機的各個項目的均值都比較高,尤其是“海帶綠色、營養、健康”、“吃海帶能夠滿足我對維生素、礦物質、蛋白質和膳食纖維的需要”這兩個項目的均值都大于4,表明消費者最為重視海帶的營養價值。享樂動機中只有“海帶好吃美味”這一項目均值高于4,其余都低于4,并且“海帶的廣告具有吸引力”這項低于3,表明只有海帶在好吃美味這一方面得到了認可,因此總的來說享樂目的不是消費者主要看重的。象征動機中的各個項目的平均分均小于4,表明象征目的也不是消費者主要看重的。因此我們得出:消費者購買海帶最為看重的是實用動機,其次才是享樂動機和象征動機。

  這些也進一步說明消費者更加重視海帶的實用價值,并且已經意識到了其獨特的營養價值,因此,企業可以選擇加大對海帶營養價值的宣傳,開發更利于消費者健康的功能食品,以此擴展國內市場。該結果也從消費者視角為藻類企業海帶新產品開發提供了一定的對策依據。

  4.海帶產品的創新性評價

  對于海帶產品的創新性的測量主要是讓受訪者對“市場上現有的海帶種類難以滿足我的需要”、“我希望有海帶新產品或海帶新吃法推出”、“我愿意嘗試海帶新產品或海帶新吃法”、“我能夠把海帶與其他海藻食品區分開”、“對我而言,海帶像陸生蔬菜一樣不可或缺”這些問題進行評分。其中,1代表非常不同意,2代表不同意,3代表中立,4代表同意,5代表非常同意。圖21展示了受訪者對各項具體指標評級的均值分布情況。


  結合上圖數據以及計算結果可知,對于“市場上現有的海帶種類難以滿足我的需要”這一項,均值2.64,標準差0.979。這表明受訪者較為認同市場上現有的海帶種類是基本可以滿足需要的。對于“我希望有海帶新產品或海帶新吃法推出”這一項,均值4.00,標準差0.778。這表明受訪者普遍希望市場上有海帶新產品或海帶新吃法推出。對于“我愿意嘗試海帶新產品或海帶新吃法”這一項,均值4.19,標準差0.756。這表明受訪者普遍愿意嘗試海帶新產品或海帶新吃法。對于“我能夠把海帶與其他海藻食品區分開”這一項,均值3.73,標準差0.960。這表明受訪者基本能夠把海帶與其他海藻食品區分開。對于“對我而言,海帶像陸生蔬菜一樣不可或缺”這一項,均值3.67,標準差1.032,這表明受訪者基本認同海帶像陸生蔬菜一樣不可或缺。

  綜上我們發現,消費者雖然認為目前市場海帶種類基本能夠滿足需要,但是消費者仍然希望海帶有更多的新產品推出,并且消費者普遍表示愿意嘗試海帶新產品和新吃法,因此企業積極推出產品升級創新,給消費者全新的體驗。

  04、總結與討論

  結合以上分析,本研究共得到以下結論:

  第一,絕大多數消費者曾食用過海帶,但仍有部分群體沒有食用過海帶,這部分群體基本上都是具有較高學歷的、不太會做飯的、不負責家庭食物采購的、家庭人均月飲食花費較低的中青年消費者。

  第二,從海帶消費量和消費成本來看,沿海省份消費者和內陸省份消費者在海帶消費頻率方面都普遍偏低。在海帶品類偏好方面,相較于海帶的其他品類而言,消費者更青睞鮮海帶和速食海帶。在海帶消費成本方面,總體上內陸省份消費者的海帶消費成本要略微高于沿海省份消費者。

  第三,從海帶購買渠道來看,對于易于保存和長途運輸的品類(如:速食海帶、海帶副食和干海帶),消費者可以通過網上商城這種現代化的商品流通方式來購買,而對于那些不易保存和遠距離小批量運輸的海帶品類(如:鮮海帶和鹽漬海帶),消費者基本上是通過超市和菜市場這種近端流通形式來進行購買。

  第四,消費者對于海帶的喜愛水平較高,同時也對海帶的營養有一定的了解,并且也較為認同海帶相較于陸生蔬菜有著自己的獨特優勢,且沿海省份與內陸省份的消費者對于海帶的營養認知沒有顯著差異。

  第五,消費者購買海帶主要是出于實用動機,享樂動機和象征動機較弱。消費者雖然認為目前市場海帶種類基本能夠滿足需要,但是消費者仍然期待海帶的新產品或新吃法推出。

  二、海帶技術研發進展

  (一)主要技術

  01、北方海帶苗種培育技術改進

  完成時間:2018年

  技術來源單位:山東東方海洋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研發團隊:國家藻類產業技術體系苗種擴繁與生產崗位團隊

  技術要點:目前北方90%以上海帶苗種生產企業仍延用上世紀五十年代建立的傳統夏苗培育工藝,面臨著附著基價格高、處理復雜,育苗周期長,病害多發,機械化程度低,用工多等諸多問題,嚴重制約了生產效益和育苗穩定性。針對北方環境和設施特點,改進和優化了育苗技術工藝。具體包括:在水處理系統中增加了蛋白分離器和臭氧發生器,改善了水質條件;利用洗刷廢水對新海水進行預冷,降低了能耗支出;優化了附著基,研究確定了適宜的管理模式和技術措施,較紅棕簾育苗方式增加產能約20%;通過高密度采苗,在幼孢子體大部分生長至4列~8列細胞時進行疏苗,收集并清洗后再次噴灑到新苗簾上繼續培育,建立了幼孢子體高效利用技術,可節省前期培養空間60%以上,降低能源成本20%左右;采用定制黑色聚乙烯遮陽網作為室外外層遮光材料,全部取代傳統竹簾。該技術較傳統工藝縮短育苗周期約15天,生產直接成本降低20%以上,可提高海帶苗種生產穩定性和苗種質量,促進北方傳統育苗工藝改進升級和產業提質增效。


  02、榮成海帶筏式養殖標準化技術

  完成時間:2018年

  技術來源單位:煙臺大學、威海長青海洋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榮成煙墩角水產有限公司

  研發團隊:山東省現代農業產業技術體系藻類產業創新團隊

  技術要點:針對榮成海帶養殖設施和區間布局不規范,養殖密度缺乏科學指導等問題,團隊在合理化密植試驗和當地多家企業應用效果基礎上,建立了海帶筏式養殖標準化技術。該技術主要包括三部分:(1)養殖設施標準化。筏架綆繩采用直徑2.4cm的聚乙烯繩,筏架長度80m~100m,養殖高區可適當縮短;浮漂為直徑28cm的圓球形浮漂,采用PVC或PE等環保材料制作,根頭部分使用30cm或32cm浮漂以增加浮力;吊繩采用直徑0.3cm~0.5cm的聚乙烯繩,長度0.5m~1m;養殖苗繩為直徑1.3cm的紅棕繩或紅棕絲與聚乙烯纖維混紡繩,長度2.3m~3.0m,兩條苗繩打結系在一起,兩端分別固定于吊繩上。使用八字環固定吊繩和專用浮漂卡扣固定浮漂,代替傳統人工打結法,可大大提高工作效率。(2)養殖航道與區間布局規范化。筏架以順流筏設置為主,30臺~40臺筏架組成1個養殖小區,4個小區組成1個大區,呈田字型排列,小區航道間距30m~40m,大區航道間距80m~100m。(3)養殖密度標準化。筏架間距5m~6m,以6m較為合適;夾苗單株株間距(單夾)8cm~8.5cm、苗繩間距90cm~100cm。每畝(指海域面積)夾苗總數控制在8500株~9500株,平均9000株。該技術得到榮成市海洋與漁業局支持,并與浮漂標準化工程結合,在全市推廣。2018年9月~10月,共召開兩次培訓會,發放規范化建議手冊300份,總推廣面積超過4600畝。實際應用效果表明:海帶養殖密度降低約20%,鮮菜產量增加10%以上,每1000畝養殖效益增加100萬元以上。


  03、冷水褐藻的加工高效利用關鍵技術

  完成時間:2018年

  技術來源單位:大連海洋大學

  研發團隊:褐藻加工崗位團隊

  技術要點:雖然我國的褐藻產量占世界的70%以上,但褐藻加工產業的收益率低,褐藻產業仍以初級加工產品為主,缺少新的高附加值產品及高效利用關鍵技術。針對此問題,研究團隊改變了傳統褐藻綜合利用膠、碘、甘露醇系統,以提取褐藻聚糖硫酸酯為主線,創建了褐藻高效利用關鍵技術,即提取褐藻聚糖硫酸酯的同時,延長輔助生產線分離提取褐藻膠(褐藻低聚糖與寡糖)、褐藻多酚、海藻渣(膳食纖維和海藻肥)等高附加值產品。團隊以褐藻聚糖硫酸酯為主,輔以多種中藥食材提取物,制備了兩種復配制劑;開展了兩種復配制劑對免疫調節及對降血糖療效的研究;形成了褐藻聚糖硫酸酯藥食材復配技術。團隊利用微生物酶降解技術,將生產褐藻聚糖硫酸酯的過程產物褐藻酸鈉,降解生產褐藻膠低聚糖與寡糖,形成低聚糖與寡糖產品、功能食品和化妝品的基料。提取褐藻聚糖硫酸酯后剩余藻渣的膳食纖維高達75%以上,利用褐藻渣,創新生產了褐藻膳食纖維為主的海帶醬和膳食纖維食品,形成了獨立的知識產權“富含膳食纖維的海帶醬(ZL201210325883.4)”和“富含海帶膳食纖維的膨化食品及其生產方法(ZL201210325804.X)”。團隊還利用微生物酶降解技術綜合利用大量的海帶渣生產了海藻肥。該高效利用關鍵技術是傳統褐藻綜合利用系統的產值的2.2倍以上。


  (二)主要模式

  01、多層次綜合養殖模式

  技術來源單位:中國水產科學研究院黃海水產研究所、中國科學院海洋研究所、尋山集團有限公司

  研發團隊:方建光、楊紅生、蔣增杰、葉乃好、李長青、常麗榮

  技術要點:根據不同營養級養殖生物的營養需求以及海區的養殖容量,構建2層、3層、3+1層等多種形式的生態養殖模式,并進行各種養殖品種的合理密植、優化搭配,以實現自然環境養分、能量、空間利用率的最大化。

  (1)兩層生態養殖模式

  根據海域狀況,在不適合投放人工魚礁的海域,上層進行海帶、龍須、裙帶等大型藻類筏式養殖,中層吊養鮑、扇貝等海珍品貝類,形成了“藻-扇貝”或“藻-鮑”復合的筏式2層生態養殖模式。

  藻-扇貝復合的筏式生態養殖模式。在75m的筏架上吊掛85繩海帶;海帶吊繩間吊養扇貝,每臺筏架吊掛50籠。

  藻-鮑復合的筏式生態養殖模式。在75m的筏架上吊掛85繩海帶;海帶吊繩間吊養鮑,每臺筏架吊掛24籠。

  (2)三層生態養殖模式

  在適合投放增殖型人工魚礁的海域,投放人工魚礁,并底播增殖鮑、刺參等苗種;中層以筏式方式養殖鮑、扇貝等貝類;上層養殖海帶、龍須菜等藻類。形成了“藻-貝-參”三層生態養殖模式。該養殖模式上中層按2層養殖模式配比養殖,下層造礁、底播增殖海珍品。

  投放魚礁主要是3×3×3m的鋼制魚礁;

  底播鮑規格要控制在4cm以上,密度平均為2個/平方米;

  底播刺參規格要達到300頭/kg以上,底播密度平均為100kg/畝。

  (3)3+1生態休閑養殖模式

  對海域使用論證中適合建設生態礁的海域底層投放聚魚型生態魚礁,中層以筏式方式養殖鮑、扇貝等貝類;上層養殖海帶、龍須菜等藻類。形成了“藻-貝-魚”3層生態養殖,并在此基礎上,建設海上平臺、海上垂釣等休閑漁業設施,加快產業融合,形成了“藻-貝-魚”+“游樂購”的3+1生態休閑養殖模式。

  應用規模和效果:“淺海多營養層次生態養殖模式”充分利用養殖系統中不同層次營養級生物間的生態互利性及養殖水域對養殖生物的容納量,科學整合不同營養級生物,達到了近海生態系統中生源要素的高效、高值利用。目前,公司在桑溝灣及愛蓮灣海域已形成“海上生態養殖,海底生態牧場”的格局,應用面積近3000公頃,養殖效益疊加效應明顯,生態效益顯著,已成為我國乃至世界聞名的生態養殖示范區。

  所產生的效益:

  經濟效益:多營養層次生態養殖模式將藻類、貝類、海參和魚類嚴格按照一定比例搭配,實現了“減量增收”;海帶、龍須菜等藻類畝產由2.08噸提高到2.63噸,增產26.5%;扇貝畝產量由1.56噸提高到2.1噸,增產34.6%;鮑畝產量由2.07噸提高到2.48噸,增產19.8%;綜合畝產平均提高26.3%。

  生態效益:多營養層次生態養殖模式對改善海洋生態環境,吸收二氧化碳具有明顯作用。據測量統計,公司實施的藻類貝類生態養殖每年的固碳量相當于12萬公頃森林一年的固碳量,生物的碳匯作用得到了較好的發揮,彰顯該養殖模式的生態服務功能。同時,多營養層次生態養殖由于多種養殖物生態功能互補、營養物質互用,有效的避免了水質的富營養化,以及污染、赤潮情況的發生。根據世界最先進的養殖環境監測系統,挪威MOM-B系統評價結果,桑溝灣和愛倫灣水質經過40多年的養殖,水質一直處于優良狀態。海底投放的構件,為海洋生物提供了良好的繁衍生息場所,將有效的保護了水生生物,促進海洋生物資源的增殖和恢復。

  通過底播增殖、放流、海藻床的生態修復建設等,生態環境得到較好的修復,漁獲量顯著增加。通過對已建設完成的海洋牧場海區生態環境監測記錄、漁獲物統計調查記錄等數據的匯總統計發現,漁獲量比2005年增加50%以上。

  2016年,聯合國糧農組織(FAO)和亞太水產養殖中心網絡(NACA)將桑溝灣綜合養殖模式作為亞太地區12個可持續集約化水產養殖的典型成功案例之一向全世界進行了推廣。

  社會效益:公司近年來在實施生態養殖的基礎上,結合海洋牧場“四個一”工程建設,積極發展休閑漁業,將農業生產主體及休閑觀光游憩活動相結合,解決了漁民轉業和漁船轉產問題,使漁業增產,漁民增收,對現代漁業經濟的發展起到示范帶動作用;同時,休閑漁業的發展,擴大產品銷售范圍,提高了產品市場占有率,促進了品牌的打造提升,推動產業融合發展。


  02、海帶龍須菜輪養模式

  技術來源單位:中國水產科學研究院黃海水產研究所、山東省海洋生物研究院、尋山集團有限公司

  研發團隊:毛玉澤、詹冬梅、李曉波、肖露陽、徐智廣

  技術要點:利用海帶和龍須菜不同的養殖期,進行海帶和龍須菜接力養殖。

  1、每年10月下旬,將海帶幼苗海上暫養,經歷分苗、切梢后,第二年4月下旬即可開始部分收割。鮮菜加工海帶收割一般在5月上中旬,鮮干比達到7:1~8:1即可間收,水溫15℃以上可整繩收割。干菜加工海帶收割在海區水溫達到17℃以上,即可整繩收割。

  2、每年5月中上旬,從福建等南方沿海,選取生長旺盛,顏色紫紅、雜藻較少的龍須菜,經清洗、降溫處理,通過冷藏保溫車(4℃~8℃)運輸到北方。在潮流暢通、風浪較小、水溫13℃及以上的海區進行暫養,暫養時間為3周~4周。

  3、當水溫達到16℃時,開始夾苗。在海帶已完成收割的海域進行養殖。經過30天~40天的養殖期,每米苗繩龍須菜濕重達到3kg~4kg(2kg~3kg)時,即可收獲。選取部分藻體較粗,顏色紫黑的作為苗種,繼續進行分苗養殖,整個生長季節養殖3茬~4茬。

  應用規模和效果:目前海帶龍須菜輪養模式應用規模約1.5萬畝。海帶龍須菜輪養模式利用海帶筏架,不需要增加額外的養殖設施,在海帶收獲后,重復利用海域環境條件,操作方便、節約成本;同時海帶和龍須菜接力養殖可以穩定海水營養鹽等成分,能較好控制養殖環境,具有明顯的經濟和生態效益。

  龍須菜產量每畝約2噸~3噸,平均售價2元/kg,平均每畝增產5000元,效益顯著。


  03、海帶蝦夷扇貝間養模式

  完成時間:2018年

  技術來源單位:中國水產科學研究院長島增殖實驗站

  研發團隊:國家藻類產業技術體系長島綜合試驗站團隊、國家藻類產業技術體系離岸式養殖崗位團隊。

  技術要點:長島擁有“中國海帶之鄉”和“中國扇貝之鄉”美稱,海帶和蝦夷扇貝養殖在當地海洋漁業經濟中占有重要地位。但隨著近年來養殖密度不斷加大,海洋環境變化和勞動力成本逐年增加等原因,扇貝死亡率明顯升高,海帶和扇貝養殖效益均受到較大影響。大型藻類與濾食性貝類存在生態耦合機制,在生態互利機制基礎上,長島增殖實驗站研發團隊自2011年開始進行藻貝間養模式的研究,即在一個養殖筏架上的兩根相鄰海帶養殖繩中間掛養蝦夷扇貝養殖籠,開展海帶與蝦夷扇貝間隔養殖。經過幾年的探索和實踐,建立了成熟的海帶與蝦夷扇貝間養模式,并于2018年通過專家驗收。該模式技術要點:養殖水深10m以上,海帶養殖繩長度8m,繩間距1.5m,夾苗間距10cm,養殖筏間距8m;在綆繩上每兩根海帶養殖繩中間掛養一個蝦夷扇貝養殖籠,直徑33cm,每個養殖籠16層,海帶夾苗時一齡蝦夷扇貝(殼高2~3cm)每層25個~35個,第二年3月份蝦夷扇貝分苗,每層10個~20個,夏季高溫期適當調節養殖籠深度。采取海帶與蝦夷扇貝間養,不僅可改善海帶生長狀況,亦可明顯提高蝦夷扇貝生長速度和存活率。測定結果表明:間養區海帶平均長度397.0cm、寬度56.0cm、株重3.1kg,蝦夷扇貝殼高5.8cm,存活率為93.0%;非間養區海帶平均長度377.0cm,平均寬度51.0cm,平均株重3.0kg,蝦夷扇貝殼高5.1cm,存活率為67.0%。相對于非間養模式,間養模式下海帶可增產3.0%,蝦夷扇貝存活率提高38.8%。2018年,示范推廣該養殖模式600畝,間養區經濟效益明顯提高,成效顯著。


  三、問題及建議

  (一)海帶產業存在的問題

  1、國際貿易環境惡化。我國海帶沒有國際定價的話語權,國際質量形象也陪襯末席。此外,在歐美等國家的國際貿易市場上的出口關稅過高,相較于日韓海帶在美國出口的零關稅,我國海帶在美國出口的關稅高達25%,這極大地遏制了我國海帶在國際貿易中的市場份額。

  2、政府部門對海帶價值缺乏了解。海帶能直接吸收尿素、氨基酸、磷酸酯等含氮、磷有機污染物以及木質素、酚類等難降解的有毒物質,甚至能有效吸附重金屬,同時,海帶的二氧化碳固定能力強,可以利用光和作用固定二氧化碳。然而政府部門對海帶的生態價值缺乏了解,對海帶產業缺乏重視,甚至有政府部門錯誤地認為海帶養殖會對海洋環境造成污染。

  3、海帶企業利潤率低。海帶企業在種苗研發與人才培養需要長期的資金投入與支持、同時在設備采購、用水用電、人工等方面也耗資巨大,因此海帶企業在海帶養殖、加工方面成本非常高。但是海帶產品存在價格偏低、產品很少打入高端市場等問題。以上因素綜合導致海帶企業利潤率較低。

  4、海帶產品競爭力弱,品牌建設有待加強。我國海帶產品種類多樣化程度低,高附加值的產品較少,海帶企業缺乏產品研發能力,產品創新度不夠,產品技術含量低,缺乏明顯的市場競爭力。目前我國海帶產品優質品牌很少,消費者對海帶產品廣告宣傳熟識度低。海帶產品品牌缺乏影響力和競爭力,但宣傳力度不夠,信息溝通渠道嚴重不暢。

  5、生產設備與加工技術落后,勞動強度大。我國大部分海帶企業生產加工設備陳舊落后,企業只能進行一些簡單的粗加工,規模化生產的程度不高,我國海帶企業加工技術較日韓仍有一定差距。我國海帶生產仍以傳統方式為主,機械化程度低,人工投入多,勞動強度大,大多數工作人員年齡都高于50歲,面臨后繼乏人的困境。同時,隨著養殖向深海區擴張,勞動強度和危險程度加深,雖然工資水平逐年上升,但農戶從業意愿仍然不高,招工難問題突出。

  6、海帶產品安全評價和標準化問題突出。我國海帶產品安全評價研究工作落后,海帶產品標準化相關技術的基礎性研究工作不足。對于海帶食品而言,零售端散裝產品銷售沒有安全標準,食品質量無法得到保證,影響消費者購買決策。海藻酸鹽是重要的食品添加劑,由于作為食品添加劑使用標準滯后,限制了其市場開拓與新產品的研發。對于加工業而言,作為印染助劑的褐藻酸鈉因產品標準和檢驗技術問題無法參與市場競爭。

  7、海帶協會的管理與整合能力有待提高。海帶行業存在著管理和服務體系不夠完善的問題,具體表現為:第一,企業歸根結底是追求利益最大化的經濟體。海帶養殖、加工企業中部分企業過分追求自身利益,從而損害海帶養殖加工行業的利益,例如采用不正當競爭手段、利用惡性價格戰等行為。第二,行業協會管理能力有待提高,嚴重制約了行業協會的管理水平。當前海帶協會還未演變成具有強大號召力、約束力的行業管理機構,因此,面對海帶市場場外交易和惡性價格競爭等種種問題,無法充分進行協調和管理。

  (二)政府扶持與監管

  1、改善貿易環境,擴大國際市場。目前我國海帶貿易雖有一定優勢,處于貿易順差,但巨大的貿易額主要是來自于貿易量,貿易單價并不具有明顯優勢。同時,貿易品種結構比較單一,以初級海帶產品為主,深度加工海帶產品較少。因此,中國海帶產業應當專注于提高海帶貿易品種質量,而不依靠粗放型的低價高量貿易模式,積極從原來的初級產品出口轉變為深加工海帶產品出口,提升中國海帶競爭力,拓展海帶出口市場。此外,還應當擴大對外貿易市場,積極尋求多元合作,與各貿易國建立穩定、健康、可持續的海帶貿易關系,為我國海帶貿易創造良好的貿易環境。我國海帶進口來源國主要集中于東南亞國家,應抓住“一帶一路”的發展機遇,在加固與原有進口來源國的基礎上,實施分散進口戰略,拓寬我國的海帶貿易市場,防止出現少數海帶進口來源國對我國海帶進口市場的集中壟斷現象。

  2、加強海帶食品的監管,嚴厲打擊不合格產品。目前海帶產品安全評價和標準化問題突出,政府相關部門應當結合海帶市場現狀,采取強有力的措施對海帶生產和加工進行監督,針對安全問題設立嚴格的行業標準,加強質量監測,以科學的方式證明其營養、保健功能,在國家層面進行權威發布,并打通消費者了解海帶營養價值信息的渠道。運用信息技術、建立海帶產品的質量可追溯體系,生產讓消費者放心的海帶產品,維護消費者的切身利益,促進海帶產品的優質優價。

  3、加大對海帶產業扶持力度。海帶企業若想要取得比較穩定和健康的發展之路,先進的技術和大力的資金支持是不可缺少的。我國的政府部門和養殖研究要對改良種質、應用新加工機械、改進栽培技術等進行大力資助與扶持,并加大相關的人力投入來保證海帶養殖業的發展。充分發揮政府職能,改善海帶養殖、加工的科研環境,從政策、資金等多個方面切實解決海帶企業在海帶養殖、加工過程中遇到的技術難題。重視優秀人才的引進與培養,使海帶養殖與加工方面的優秀人才集聚;給予政策和資金支持,鼓勵科研人員進行相關技術研究與創新,樹立產學研體系將結合的發展目標,將產學研充分結合作為海帶產業發展的推動力,提高相關技術的成果轉化率。

  (三)海帶養殖加工企業的應對策略

  1、加強海帶新產品的研發。海帶產業的發展要以滿足消費者需求為核心,贏得消費者認可的產品才是真正的好產品。因此,企業應當開發適應市場需求的好產品,追蹤市場新變化,將產品開發從“由里向外”思路轉變過來,變為“由外向里”的思路,瞄準消費者的需要,不斷開發中高端的產品、技術和理念,形成市場——產業的良性互動,讓市場利潤回流海帶產業,以充裕資金促進產業快速發展。

  2、加強海帶品牌建設,提高品牌知名度。目前海帶產業知名品牌不夠多。要著力打造海帶的地理標志品牌、區域品牌,提出各個地域的產品特色。品牌的要害是定位鮮明而且單一,實現與眾不同。品牌培育起來后,要發揮海帶行業協會的功能,防止內部惡性競爭,共同維護品牌。此外,加大品牌宣傳力度,結合“互聯網+”優勢,建立由海帶產品消費者組成的網絡群體和網絡虛擬社區,注意培養網絡意見領袖,引導新時代消費群。

  3、加強科技推廣,提升產品質量。新時期振興產業的關鍵靠科技。海帶產業的發展需要發揮科技的支撐作用,找準制約海帶產業發展的少數核心技術。在新種開發、良種選育方面,堅持品種培育以市場為導向,緊跟市場需求,以經濟和市場指導育種,形成完善的育種養殖體系。在加強機械化程度方面,創建新型養殖模式,加強生產加工設備的研發,利用機械化生產代替人工養殖,減少養殖過程中的勞動力投入,提高資本產出率,解放生產力。在加工技術方面,促進海帶產品加工技術,使海帶就地商品化,精深加工化,實現產后增值。評估各項海帶技術的市場潛力和經濟效益,做到創意科技化,科技產品化,產品貨幣化。

  4、提高從業者素質,加強有效供給。海帶產業發展離不開新一代從業者的支撐作用。隨著粗放型的海帶增長模式,海洋養殖面積逐漸擴大,養殖區域向深海區擴張,勞動難度和強度也進一步加大,勞動成本增加,海帶產品價格不理想,海帶價格甚至明顯下降,打擊了海帶養殖和加工的積極性。為加大海帶的人才引入和產業的良性發展,首先,應當調動海帶產業從業者包括生產者、經營者、研發者等的積極性,提高他們的收入水平。其次,應當提升海帶從業者的業務素質,加強有關農技部門的隊伍建設,培養一批有熱情、有能力掌握最新科研技術的有為海帶從業人員。最后,健全海帶從業人員的培訓規劃,將各崗位海帶從業者分批送入有關高等院校和機構進行培訓,加強從業人員的管理、規劃和監控能力。發揮人才的力量,實現海帶產業的高質量發展。(本文轉自【農業農村部】。如有版權問題,敬請聯系wx@fishfirst.cn



  【關鍵字】:海帶  產業  報告  水產養殖
轉載聲明

1、本網站所有注明“來源:中國水產頻道/水產前沿”的文字、圖片和音視頻資料,版權均屬于中國水產頻道原創(獨家)所有,非經授權,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不得轉載,授權轉載時須注明“來源:中國水產頻道”。

2、本網所有轉載文章系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確注明來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轉載的媒體或個人可與我們聯系,我們將立即進行刪除處理。

3、如需轉載本網非原創(獨家)文章,同樣建議注明該文章的出處和作者信息。

掃描二維碼手機閱讀

雞蛋

雷人

酷斃

漂亮

鮮花

相關閱讀

最新評論

重點推薦

微博互動

免責聲明:

   1、凡本網注明“來源:中國水產頻道”的所有作品,均為中國水產頻道合法擁有版權或有權使用的作品,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注明“來源:中國水產頻道”。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2、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中國水產頻道)”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3、如本網轉載涉及版權等問題,請作者在15天內來電或來函與中國水產頻道聯系。聯系方式:020-85595682。

手機端每日水產新聞
水產行業在線交流
水產圖片新聞
水產會訊
水產價格行情
水產行業招聘
水產養殖池塘出租轉讓
水產前沿雜志訂閱
河北漁業期刊
回頂部 北京11选5开奖查询 DS真人app 14场胜负玩法 下彩彩票官方网站-点击登陆 7天娱乐平台 廊坊鸿运体彩p3预测 网赌急速赛车 福建快三一定牛其本走 澳门五分彩走势 ag和bbin哪个黑 黄大仙三肖中特期期准儿 云南11选5前三组 AS真人登录 云南快乐十分任三推荐 山东11选5号码专家推荐号码 吉林快三今日预测82期 足球竞猜让分胜负